「小林青霞」桑妮:25歲走紅,卻因演藝圈潛規則,35歲出家當尼姑,銷聲匿跡11年,后為「養爸媽還俗」扛家計:百善孝為先

有小林青霞、梅艷芳二代之稱的桑妮,

當年選擇出家,轉瞬已過去20余年。

不過,彼時她出家后旋即又還俗。

第二年拍戲,還入圍了金鐘獎。

這樣一個不走尋常路線的女藝人,

人生的前半段,充滿了傳奇色彩。

1966年,桑妮出生于台灣一戶普通之家。

原名蘇翠玉,桑妮是她成年進入演藝圈后的藝名。

童年時代的桑妮,善于模仿各種動作。

爸媽有什麼舉動,她也會跟著做動作。

越長大,姑娘也越好看。

桑妮也經常模仿,電視機里演員的各種言行。

有一天,桑妮在電視機看到了林青霞主演的電視劇。

10歲的桑妮,內心深處第一次有了要當演員的想法。

7年之后,為了這個夢,桑妮考上了戲劇學院。

家庭條件一般,戲劇學校相比于其他大學,學費要高出很多。

為了供女兒上學,桑妮爸媽經常要打兩份工作。

看著父母為了自己如此辛勞,桑妮暗暗在心底發誓,

好好學習,將來讓爸媽過上好日子。

她學習刻苦,將大部分心思,都用在鉆研演技上。

其他女生開始談情說愛,

她面對一些男生青澀的追求,統統婉言拒絕。

四年大學時光,桑妮為接下來進入演藝圈,打下了功底。

18歲那年,桑妮迎來了第一次機會。

電影《單車與我》籌拍,桑妮在劇中獲得一個配角的機會。

銀幕首秀之后,桑妮又參演了電視劇《苦心蓮》。

雖然還不到20歲,但桑妮在劇中的戲份不少。

憑借這部電視劇,桑妮在觀眾群體中漸漸被認知。

緊接著在第二年,桑妮又走進了《笑傲江湖》劇組。

此后幾年時間,桑妮參與拍攝了多部古裝劇。

在拍攝《邊城刀聲》后,桑妮的名氣漸漸打拼出來。

第一次和鄭少秋合作,是在1990年。

年輕的桑妮出演《刺客列傳》,鄭少秋飾演荊軻,她飾演樊亦男。

靠著鄭少秋知名度的帶動,此后桑妮在圈中獲得的機會更多了。

于是從1991年開始,她正式進入了香港電影市場。

那是港片的黃金時代,片場幾乎每天都有新作品在拍。

剛到香港的桑妮,第一次合作的對象就是黎明和周慧敏。

電影當年上映,觀眾紛紛對桑妮贊不絕口。

25歲的她靠著《YES一族》這部片子,在香港站穩了腳。

后來,桑妮還獲得了金像獎最佳新人的提名。

接下來的機會不可謂不好,

桑妮先后和賈靜雯、杜琪峰、梁朝偉、趙文琪等人合作。

這個一眼看上去清新干凈的姑娘,

在港臺兩地斬獲了大量粉絲。

有人稱她為小林青霞,也有人稱她是梅艷芳二代,

還有人說她是最干凈的女明星。

到九十年代中后期,桑妮出演的角色已經很多,

囊括了電影和電視劇等諸多領域。

但正所謂名氣大了,隨之而來的是非爭議也就大了。

桑妮這麼漂亮,是非爭議更多。

工作之余,她被公司安排參加各種活動。

有時候是宣傳,有時候是應酬。

一開始桑妮不想參加,無奈公司會用各種方式威逼利誘。

漸漸地,她從敷衍變成疲于奔命。

她是從學校走出來的科班演員,

對于在演戲之外搞這些事情非常不贊同。

更何況,桑妮還看到,

在圈子里,有太多的女演員為了走紅,去迎合這種潮流。

于是在那段時期,桑妮對自己和對事業,漸漸變得迷茫。

她想不通,演藝圈原本是拼演技的地方,

怎麼到了最后,變成了各種烏七八糟的匯聚地。

她自己不善于做這些事情,漸漸就從不愿意變成了厭惡。

于是,到九十年代末,桑妮萌生了去意。

實際上,如果現在回頭去看香港演藝圈的那段過去,

正是因為從業者居多,而形成的極度競爭。

用一句時髦點的詞來形容,就是內卷。

內卷加劇的情況下,很多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有其他人愿意做。

桑妮起先是應酬各種活動,

之后更是碰上投資方,對她提出潛規則的要求。

有人暗示桑妮只要聽話,不但能夠獲得更多資源,而且還能被捧得更紅。

而桑妮卻直接拒絕了。

傳聞正是她的拒絕,讓她在香港的影視圈里遭遇暗流。

有的出資方故意打壓她,不給她出演的機會。

到1999年,已經33歲的桑妮,對面前的一切有了新的感悟。

在出演完《絕代雙驕》后,桑妮決定離開。

她沒有回台灣。

因為在桑妮的心目中,

台灣的演藝圈和香港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思來想去之下,桑妮想到了日本。

她本以為,日本的娛樂產業比港臺地區發展得早,

行業內的各方面應該更規范。

可是讓桑妮始料不及的是,日本的娛樂圈,也是一個大染缸。

只是當她看清之后,已經身在其中而無法自拔了。

接下來的兩年左右,應該是桑妮一生中最為煎熬的時刻。

她想離開,但由于合約時間的限制讓她不能成行。

面對日本娛樂圈同樣充斥著的金錢和黑暗,

桑妮一時想不到,即便合約到期后,自己又該去往哪里。

與在香港一樣,公司同樣為她安排,除了演戲之外的其他活動。

不能推掉的,桑妮只能硬著頭皮參加。

整整兩年多的煎熬,讓桑妮對人生徹底失望。

她開始把更多的心思,對準了自己內心深處。

桑妮漸漸發現,自己其實和娛樂圈格格不入。

隨著合約的期限漸漸變少,桑妮的心也一點點被看破。

她想好了,等到合約結束,就選擇出家。

這無疑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決定,重大到,身邊的每個人都會反對。

可彼時的桑妮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

她十分明白,自己的心靈不但傷痕累累,尤其還沾染了太多的污垢,

桑妮需要清洗,需要解脫,需要尋找到心靈真正的依靠。

2001年的春天,中臺禪寺多了一位剃度出家的人。

不過就在一墻之隔的寺院外面,

無數媒體為了爭搶頭條新聞,在外面可謂爭得頭破血流。

一直到當天下午,外面的記者才見到了桑妮。

她的頭髮沒了,就連桑妮這個名字也沒了。

從那天開始,她的新名字叫見悠。

見悠法師已經看破紅塵,一心只想著修佛。

如她所愿,佛門清凈地,每天不再有外面的諸多紛爭攪擾。

見悠法師心無雜念,一心只想著洗凈內心的塵垢。

但就在幾個月后,她的心思又發生了變化。

2002年,出家之后她,第一次去探望爸媽。

她突然發現,年邁的雙親日子過得很不好,甚至于每天還得出去打工。

此前,身處娛樂圈的桑妮,是家里的頂梁柱。

但是,隨著桑妮變身成見悠,家里的頂梁柱塌了。

爸媽就她一個獨生女,在桑妮出家后,沒有其他子女可以依靠了。

這一次的探親,讓她的內心又起波瀾。

她開始漸漸反省,自己一心要出家,是不是太過于自私。

佛法上本就說,一旦人陷入執念,

所行之事就又變成了一場無盡的苦難。

她一時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選擇,于是就去請教寺內的法師。

法師告訴她,修行和報父母恩并不沖突。

霎那間,桑妮的內心仿佛有所頓悟了。

她決定脫下袈裟,重新拾起桑妮這個名字,

為爸媽,為家庭盡自己的責任。

只是,重新回到娛樂圈,

不代表著桑妮,是向自己厭惡的風氣妥協。

相反,對于自己看不慣的事情,

桑妮還是一如既往的抵制。

甚至由于有過一次出家的經歷后,

在旁人眼里,桑妮的各種「禁忌」反倒比從前更多了。

她不會去參加公開的聚會。

不管是什麼理由都不會出席。

其次,桑妮不喝9,同時也繼續堅持吃素。

娛樂圈里,原本就是聲色犬馬之地。

桑妮就像絕緣一般,對這一切視而不見。

最后,就是拍戲中,她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大尺度]鏡頭。

每次正式進劇組之前,桑妮都會反復和導演確認這一點。

如果有這方面的劇情,她會要求導演改劇本。

實在不能改動的,桑妮又要求使用替身。

可以說在眾多投資方和導演眼中,

桑妮的再次回歸,甚至于比她出家之前還要「難纏」。

有的劇組出于她演技的考量,對于桑妮提出的要求,都會盡量去滿足。

而有的出品方,本身就是以商品和賺錢為主,

對于桑妮的這種要求,自然是不能接受的。

剛開始,有些投資方還試圖拿這一點來進行炒作,

并且試圖迫使桑妮屈服,改變自己的態度。

但很快,圈內的不少投資人就發現,桑妮自己是當真的。

無論采取什麼樣的措施,她就是「油鹽不進」。

于是,投資人對她漸漸失去了興趣。

在資本的眼中,演員身上的一切都是賣點,

但關鍵是要為我所用,按照他們的要求去做。

桑妮重新回到娛樂圈,完全還是和過去一樣的心態。

因此,她被資本拋棄,就只是時間問題。

除了桑妮自身不去迎合資本之外,

還有顯著的外在因素就是,她中間離場出家后,

空缺出來的位置,已經由其他演員填補上了。

一個蘿卜一個坑,娛樂圈最不缺的就是漂亮演員。

由于在客觀上失去了市場,桑妮在第二次進場后,

拍戲的機會和以前比起來大打折扣。

即便如此,接下來的幾年,桑妮還是陸續出演了幾部作品。

2006年,她憑借《窗外有藍天》里精彩的演繹,

一舉入圍了金鐘獎的最佳女主角。

這次的提名,算是對桑妮在娛樂圈里打拼多年的總結。

這部戲之后,桑妮的生活日漸低調,

幾乎再也不出現在任何公眾場合。

2011年,桑妮拍完電視劇《牽手》之后,從此銷聲匿跡。

外界猜測,桑妮的爸媽百年之后,她應該又去修行了。

但不管桑妮有沒有再次出家,她的生活和心境,

早已和塵世里的紛爭與是非絕緣了。

圖片來源網絡,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