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番外5-8:安妮亞硬核理解愛情,尤里居然也會感冒

我,西爾維婭·不講武德小姐,是西國情報局對東科wise管理員,年齡未知,目前還處于單身狀態。在東國,以西國駐東國大使館外交官的身份作為掩護,在秘密基地的嚴密監視之下,統領著多名間諜。

由于無懈可擊以及一絲不茍的作風,在局里面也被稱作「鋼鐵之淑女」,備受同行敬畏。以下便是間諜過家家番外短篇小合集。

番外5:

忙完一天的工作,不講武德小姐走在大街上,一如既往地被秘密警察給監視著。

對于這類跟蹤,管理員也認為他們實在是鍥而不舍,嘗盡苦頭卻依舊不厭其煩,屬實是敬業。不過她每周的行程都是一模一樣,這也讓得秘密警察們隨口就能夠說出她的下一步行動路線。

這也讓這些家伙懶惰的腦袋,逐漸停止了思考。「又是慣例的游泳館嗎?」一名秘密警察哈著氣說道。「看樣子是的,沒有一兩個小時,是不會出來的了。我們去吃東西吧。」然而在秘密警察們松懈的時候,管理員就已經換上了新的服裝,在她看來,只要能夠制造出空檔,身在敵營自由行動,也并非難事。

再次出來,管理員已經變裝成為了另一個風格美麗的女性形象,并大搖大擺地從秘密警察前面經過。

「以上就是戴斯蒙德陣營的收支報告書概要,其中有一家是皮包公司......」管理員認真地訴說著搜集來的情報,黃昏一絲不茍地模樣,似乎也在認真聽著,但事實上,黃昏的注意力早已停留在了管理員的身上。

他是怎麼也說不出諸如:「您那件新買的外套吊牌忘記剪了」這種話。黃昏很明白,如果想要活下去的話,對于鋼鐵之淑女,這句話他是不能講的~

輪到黃昏走在街上,作為一名孤傲、舍去常人幸福的頂尖間諜,他正為尋求和平,恪盡職守地完成自己的工作。

在和管理員的會面上,每時每刻都需要賭上性命,如果遇到管理員被跟蹤的情形,則需要不著痕跡地甩掉他們。

管理員在街道的另一邊,通過展台的鏡子,看到了黃昏做出的暗號。「正北方兩人,正東方一人嗎?」黃昏在地上劃了劃,詢問是否需要終止會面,但管理員卻只是更改了會面地點接頭。

就這樣,兩人日復一日地為東西兩國的和平,交換著機密情報。

「早安或者晚安,間諜黃昏,報告一下代號為梟的進展情況。」碰面之后,兩人直接進入正題。

黃昏一臉嚴肅地說道:「我女兒,能夠成功跳過兩節跳箱了。」

「還有跳繩,也能連著跳五下了。」避開重重困難,黃昏就為了和她說這些,雖然也是進展報告沒錯。

但這貨到底在說些什麼啊!鋼鐵之淑女的表情,逐漸凝固。

番外6:

「沖沖沖,尤里,你我前后夾擊,將犯人緝拿歸案!」抓捕犯人的關鍵時候,中尉當即對尤里下達了指令。

然而尤里在應下之后,還沒跑多久,卻猝不及防地倒在了地上。

跟丟犯人的中尉回頭看到到底的尤里,十分著急地跑了過來,然而面對詢問,尤里卻是十分難受地說道:「嗚嗚嗚,中尉,我好像是,感冒了的樣子。」如此突然的感冒,讓得中尉都吃了一驚。

不過還真罕見啊,鐵人尤里,竟然也會有身體不舒服的時候。中尉將尤里帶回住所,尤里認為一定是感知到姐姐不在附近,所以他全身的細胞都開始衰弱。早已習以為常的中尉,也說道,這段時間你姐姐是出差了吧,還是搭游輪的那種。尤里和中尉道歉,但中尉并沒有怪罪對方,反而是準備出門,給尤里買些感冒藥。

臨走之前,尤里請求中尉順帶幫他帶包花草茶,盒子上印有熊熊的那種。

房間又剩下他一人,每當感冒的時候,尤里的腦海里都會自動浮現出兒時的回憶。小時候感冒發燒,一直以來都是姐姐在照顧著自己。

只不過姐姐在這一方面也并不是很懂,所以只要是聽到的方法,她都會進行嘗試。都說出汗對發燒會有好處,所以家里全部能用上的被子,都蓋到了尤里身上,聽聞遠東地區有將大蔥圍在脖子上治病的方法,姐姐也是差點帶走他的小命,又聽聞隔壁鄰居奶奶說感冒的時候,喝摻了蜂蜜的花草茶會好一些,姐姐頭也不回地沖到了后山去。

待到回來的時候,她就已經被叮得鼻青臉腫。不過姐姐卻不以為然,反而是很高興地說自己帶了很多有好處的東西。

尤里看到姐姐這副模樣,當即垂死病中驚坐起。詢問姐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約兒只是嘿嘿一笑,說道自己不過是稍微惹了蜜蜂生氣,還有就是和野豬打了一架。看到姐姐這副模樣,尤里告誡自己,一定要讓自己變得結實強壯才行。約兒哼著小曲為尤里準備花草茶,這讓尤里倍感溫暖。

「姐姐,我很興慶自己是你的弟弟。」尤里一臉幸福地說著」。「別說得像要涼了一樣啦」約兒對弟弟的這番話,反而是緊張了起來。

不過她也來到了床前,握著尤里的手說道:「我也十分慶幸,有尤里你陪在身邊,你要一直健健康康的啊!」

被溫柔的姐姐感動到,尤里內心也下定了決心,總有一天,他也要為姐姐帶來一個溫柔的世界。說話間,姐姐已經把花草茶泡好,從賣相來看十分可口的模樣。

尤里一臉開心地接下姐姐的花草茶,喝了一口之后,當即又開啟了噴射模式。「姐姐,這飲料真是能讓人暖和起來啊!」

雖然開啟了噴射模式,但尤里還是咕咕咕地喝完了姐姐的飲料,因為有姐姐在,身體出現的各種異變,都變得不值一提。

言語之中,尤里的話全是溫暖,但肌肉的記憶卻是讓他從睡夢中驚醒。此時中尉也已經從外面回來。「你沒事吧,感覺你好像做了很可怕的噩夢啊。」

中尉給尤里泡好了花草茶,不過他還是忍不住說道,這個牌子,不是出了名地難喝嗎?然而尤里卻表示,這對于他來說,才是最有效的。另外味道也跟姐姐的花草茶最為接近。

小酌一口之后,尤里又開啟了噴射模式,喝完一整杯,尤里直接滿血復活,并嚷嚷地要在姐姐回來之前,把這個世界徹底肅清。面對這麼胡鬧的手下,中尉也對此感到十分汗顏。

番外7:

「這里就交給我吧!你先走,特工M。」彭德曼在混亂的戰場上,依舊關心著自己的女隊員,然而特工M卻并不愿意就這麼離開彭德曼。

最終兩人擁抱在了一起。「彭德曼,我愿意陪你到天涯海角~」。同樣作為一名世界一流的間諜,彭德曼的本領依舊高強!

靚麗的西裝革履,銀光閃閃的跑車,身經百戰練就的一身本領,舉手投足間盡顯「磚頭們」本色。

「啊,這是多麼嫻熟的開車技術啊。」特工M被彭德曼精湛的技術給折服,不過對于酷到無敵而且機智過人的彭德曼來說,這些都是基本操作,愛情總是那麼如影隨形。

「對不起,我是臥底。」一名長相俊俏干練的美女,手持手槍對準了彭德曼,此時彭德曼還戴著特工M,然而彭德曼對于這名女子的話,直言實在是無聊透頂,明明都生活在地球村,為何要因為一條國界線,反目成仇。女子覺得她說得實在是輕巧,有本事就阻止這一場紛爭啊。緊接著,彭德曼成功締結了和平條約。女子被無敵的彭德曼折服,聲稱一輩子都不會離開對方。

在接下來的戰斗當中,彭德曼遇到了一名瘋狂科學家,及時阻止之后,后宮再添一員。

伴隨著彭德曼任務出得越來越多,幾乎每次他都不會空手而歸,無論是身穿漁網襪的辣妹,亦或者是身穿比基尼帶著面具,揚言要政府世界的小貓咪。無一不被彭德曼的優秀所折服。就這樣,他在小小的出租屋里面,包攬了三千佳麗。甚至是連房東太太,他都想下手。

面對連房東太太都想下手的彭德曼,現場的氣氛終于安靜了下來。

在毫無節制地收納之后,眾女也終于爆發了,揚言彭德曼一定要在他們當中選一個出來。

然而彭德曼對此卻沒有一絲愧疚,反而是說道:「我立志要讓世界上的女性,無疑遺漏,統統得到幸福。」彭德曼的大愛無疆,感動了在場所有人,所以大家紛紛掏出拿手絕活,一起玩了一場角色扮演的武打游戲。

在連蘑菇云都炸出來之后,彭德曼可謂是九死一生,失去了所有的他,依靠在墻壁上感嘆道:「呵......對于間諜來說,危險也是如影隨形啊!」。彭德曼并不打算就此放棄夢想,下一話,將會是他的再度崛起時刻,「復活的彭德曼!」

電視機前,安妮亞悟了,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卿卿我我,看來下一次她也可以和小貝琪聊一聊這個話題了。一旁的黃昏早已呆住,他奉勸安妮亞最好別說,另外,這家伙到底哪里「磚頭們」了!

番外8:

熟悉的一人一狗再次出現在狗狗公園,弗朗基感到十分不爽,雖然魂骨混給得實在太多,但他已經強調了很多遍,自己不是保姆。

按照原本的劇情,他此時早就已經和小艾瑪喝茶了。當然,這也是弗朗基的自我約定。在弗朗基還在抱怨的時候,彭德很快就注意到了不遠處的狗狗。

那垂頭散落的三千發絲,在微風之下輕輕飄動,彭德只覺得天上的星星,都只是它的點綴,此情此景,如此風情萬種之狗,已經讓它深深迷上。

彭德第一次感到臉紅心跳,他知道,這是龍卷風要到來的信號。彭德手足無措地看著弗朗基,這讓弗朗基感到很是詫異。

「哎呀,好開心的樣子,你家狗狗真可愛。」正在這時,彭德的心上人帶著它的主人路過并主動搭話。

這位貌美如花的姑娘,微笑著對著她的狗狗說道:「這公園還不錯吧,我家可可超喜歡這里,所以每周都會帶它來。」

簡單的對話,雙方互相道別。望著佳人漸遠,這兩位同為雄性的生物,在某一方面莫名其妙地站在了同一條線上。

「你這家伙,要不要當我的狗子。」弗朗基嚴肅地說道,彭德對此也認真地點了點頭。

弗朗基也沒想到,彭德在這方面和自己竟然如此相像,也是一名外貌協會。弗朗基的調侃,讓得害羞的彭德狗臉一紅。

時間就這樣來到了下周。約兒小姐正準備帶彭德出去散步,彭德卻是拒絕了。正當約兒詢問彭德是不是不舒服的時候,弗朗基西裝革履,手捧鮮花走了進來。

「哎呀呀,這位夫人,你好像很困擾呢。這種時候就請交給我這個保姆弗朗基就可以了!」望著那個男人到來,彭德欣喜若狂,約兒也沒想到,他們之間的感情,竟然已經這麼好了。

命運如約而至,來到狗狗公園,弗朗基與彭德又見到了她們的心上人。既然這麼有緣分,弗朗基和貌美的女子也都解開了狗繩。這一場人和人,狗與狗的求愛大作戰,正式開始!

一切準備就緒,彭德看著高冷卻風情萬種的狗狗,內心早已小鹿亂撞。

不過它很快就想到了弗朗基交給自己的第一招。那就是要在心上人面前,無論何時何地,都要擺出溫柔又從容的模樣,只要把這一方面凸顯出現,攻略對方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彭德不知道,弗朗基在求愛這件事上,壓根就沒有成功過,所以相信了對方。躁動不安的彭德,示意了一下心上狗。

并將它帶到了狗狗獨木橋這邊,在彭德的想象當中,心上狗會十分害怕掉下去,所以自己只需要在下面溫柔地協助,那麼這樁婚事也就成了一大半。

然而彭德剛幻象完畢,心上狗就以迅雷之勢,沖了過去。彭德雖然感到十分震驚,但看到心上狗竟然如此英姿颯爽,內心的喜歡更勝了。不過鮮明的對比,讓得彭德有些無地自容,因為它已經忘記,自己才是怕高的那位。

彭德故作從容,閉上了眼睛,也正是因為這樣,它一腳踩空,聽到了雞蛋碎掉的聲音。彭德傷心地看著弗朗基那邊,貌似還比較順利。

這時候彭德又想起了弗朗基教的第二式,那就是要注重儀容儀表,打扮行頭,瞧你的主人黃昏,就很修長挺拔英俊瀟灑對吧。彭德對儀容儀表并不了解,但記住了修長這個詞。他左顧右盼,然后沖著水池飛奔了過去。彭德不知道的是,在它執行第二式的時候,他的老師弗朗基,就被嘲笑成喜劇演員了。

突然跑到水池翻滾撲騰,心上狗也是一臉疑惑,再次出來,彭德已經變得極為修長。然而它錯誤地理解,不僅沒有獲得心上狗的芳心。

還因為形象大變,遭到了心上狗的嘲笑。

彭德十分沮喪,弗朗基那邊,女方也問到了他為什麼帶花這件事。

彭德決定采用弗朗基的第三式,送禮物,通過送禮物吸引對方,這樣一定能夠成功的。為了挽回面子,彭德左顧右盼。

它飛奔到大樹旁邊,到處尋找著什麼,很快又飛奔了回來。一人一狗的求愛大作戰,迎來了[高·潮]。彭德吐下禮物,弗朗基正式求愛。

然而心上狗看著蠕動的蟲子,表情逐漸沒有了欲望,心上狗當即一把將蟲子拍到了彭德的臉上,打情罵俏的劇情直接破碎,另一邊弗朗基也因為過度熱情,挨下了一巴掌。

女孩帶著它的狗狗,離開了狗狗公園,留下斷腸人在風中蕭瑟。

他們一人挨了一巴掌,一狗頭上吊著一條蟲子,可謂是同病相憐。

弗朗基貼心地幫彭德把頭上的蟲子扔掉,此時夕陽西下,同為雄性生物,他們的友誼又加深了不少。

「至少,我們努力過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