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59:火災救援,彭德解鎖新形態!

由于起火點在低層,濃煙與大火很快就覆蓋了整個大樓,這讓得剛剛救下小黛西的黃昏與彭德,幾乎沒有了退路,當前,唯一 的辦法,就是通過北側室外的樓梯逃生出去。

逃離

雖然有坍塌的危險,但繼續待下去,也只會是死路一條,黃昏讓彭德趕緊跟著自己,但彭德這時候又遇見了未來,它當即擋住了黃昏去路,在黃昏不明所以的情況之下,樓頂燃燒的木塊,狠狠地砸在了他們的前方,這讓得黃昏都為之一驚。

望著直接砸穿樓層的窟窿,黃昏心有余悸,看來剛剛彭德是先一步察覺到了危險,所以才會做出這樣的行為,沒想到它的鼻子在這種時候,依舊能夠發揮如此強大的作用。

不過按照目前的狀況,室外的梯子估計也已經指望不上了,當前不是辦法的辦法,就只能選擇從濃煙當中強行突破了。黃昏自己憋氣十分鐘都無所謂,但彭德估計很快就會窒息,黃昏看著已經開始咳嗽的彭德,其腳下剛好有一個塑料袋。

黃昏將塑料袋打開,并從下層收集了比較新鮮的空氣,這樣一來,一個簡易的氧氣瓶也就制作完成了。黃昏將塑料袋交給彭德,讓它在無法呼吸的場所,用這個度過難關,彭德雖然是只狗,但卻立即應下了黃昏的話,另外因為彭德要使用氧氣瓶,所以小黛西就放進一個雙肩包里,由黃昏背著。

就這樣,在黃昏的帶領下,彭德也沖進了濃煙當中。

落水的彭德

居民們都在看著這一場來勢洶洶的大火,正當他們還在等消防隊員的時候,黃昏一腳踹開了玻璃,從二樓跳了下來。彭德緊隨其后。一旁的大爺看到,都直呼他們好身手。

黃昏從背包里拿出小黛西,說道:「這小家伙被落在了407號室里面了。」老人家一看,這不就是貝內特小姐家的那只狗狗嗎,沒想到你們竟然會為了救它,沖進火海里面。

老人家感嘆彭德真是一只了不起的修狗,不過還沒等他感嘆完,老人家和黃昏都看到了彭德后背上冒出的小火苗,唯獨彭德望著兩人,緩緩冒出一個問號。

反應過來后的黃昏,當即去給彭德找水,「啪」的一聲,很快,彭德身上的火也就被熄滅。

不過這時候的彭德,也就徹底變成了落水狗的模樣。望著模樣大變的修狗,老人家和黃昏都震驚了,這怕不是徹底換了一個物種。

老人家看到這個場景,忍不住大笑起來,沒想到彭德剛剛看起來還白白胖胖,全是毛發在支楞著。黃昏也是第一次看到這副模樣的彭德,從事間諜工作十余年,他自認自己是一位表情管理大師,但在這一刻,多少有點蚌埠住了。

黃昏這邊還在極力忍耐即將抑制不住的笑容,而彭德似乎又嗅到了不同尋常的氣息,它甩了甩身上的水漬,當即往小巷子沖了過去。沒辦法的黃昏,只能把黛西交給老人家,隨后跟上彭德的腳步。

懲惡揚善

小巷子這邊,一名頭戴「fire」,害怕別人不知道他是縱火犯的年輕人躲在角落里面偷笑。「桀桀桀,死鍋以捏,火勢燒得有夠旺的。」

這時候一名漂亮的小姐姐也跑到了火災現場,嘴里還喊著黛西的名字,看來,她就是黛西的主人,貝內特小姐。縱火犯看到這一幕,扭曲的內心感到莫名的暢快。不過還沒等他得意多久,正義的彭德就沖了過來。

由于彭德此時全身濕透了,縱火犯一時間甚至沒有認出它是一只修狗,人類對未知生物的恐懼,油然而生。經過特訓的彭德,當即就對準縱火犯咬了下去。

縱火犯拼命地想要甩開彭德,但完全沒有奏效,剛來到的黃昏,還以為彭德又開始無緣無故地攻擊普通人了,但還沒等他制止,縱火犯掏出兇器的口袋,就掉落了他的作案工具。這里面有燃油以及點火器,黃昏當下就知道彭德為什麼要咬他了。

由于彭德咬住的地方不是手,此時縱火犯已經舉起了他40納米的大砍刀,逃不掉的彭德眼看就要中刀。

黃昏一拳肘子就直接把縱火犯給放倒,這樣的劇情也都是基本操作,黃昏詢問彭德,這個是不是縱火犯,彭德當即應了下去。

緊接著,黃昏也發現這家伙使用的燃油種類,也和當局調查的縱火案一致,所以接下來只需要將他,交給警察便可。黃昏也不敢相信,彭德的鼻子竟然這麼神奇,在這種關鍵時候,還能通過罪犯在現場留下的氣息,追蹤到對方。

巷子外,貝內特小姐看到小黛西安然無恙,感動得落下了淚水,雖然它只是一只寵物,但對于貝內特小姐來說,它也是家人。彭德看到這一幕,也是露出了老父親一般的笑容。

老人家告訴貝內特小姐,小黛西能夠得救,靠的是一名看起來很可靠的男子,以及一只個頭很大,實際上瘦坨坨的狗狗。是他們從火海當中將小黛西給救出來的。老人家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他們這會在哪里了,建議貝內特小姐到附近看看。

躲在轉角處的黃昏與彭德看到這一幕之后,黃昏也明白,是時候深藏功與名了,無論是他間諜的身份,還是彭德作為一只實驗狗,都不能在媒體面前過度曝光。彭德對此還感到有些傷心,畢竟在想象當中,成為英雄的他,即便當不成警犬俠,還是能夠獲得一年份美味肉肉的。

暖男

黃昏這會是看出了彭德的內心所想,他當即摸了摸它的狗頭說道:「你做得很好,非常棒。」彭德剛感受到一絲溫暖,黃昏,就突然來了一個轉折。「洗嘎洗」

一聽到這句話,彭德當即就從溫暖當中醒了過來,因為按照羅伊德先生嚴格的性子,下一句應該是責備自己剛剛為什麼沒有咬住手臂,而是大腿。

不過這一次它是多慮了,黃昏蹲了下來說道:「別太亂來了,你要搭上性命,家里面也會有人因此難過傷心的。」

黃昏接著還向彭德道歉著說道:「我也有錯就是了,工作犬的職責放在次要就好了,首先你要意識到,你是佛傑一家的成員,這才是最重要的,明白嗎?」

彭德看著羅伊德先生,感嘆到這男人,我真的哭死。暖男黃昏繼續詢問彭德到底有沒有受傷,不過為了安全起見,他還是決定帶彭德去醫院看看。能夠跟上這樣的主子,彭德感覺這輩子也就值得了。

瘦版彭德開心地在黃昏身上蹭蹭,黃昏雖然表面上讓彭德不要太得意忘形,但自己還是露出了老父親一般的笑容。

「明天也沒有什麼任務,那就去上犬公園玩吧!」黃昏剛說完,彭德便開心地嚎叫起來。只不過這個叫,似乎是狼叫,黃昏忍不住感嘆到,彭德被淋濕之后,莫不是把物種都更換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