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學歷低被男友拋棄,40歲女子「隱居山林」改廢宅劈柴喂羊,活成「現代灰姑娘」網友:那是詩和遠方最好看的模樣

2017年,有一組照片在網上爆紅,照片的主人公是一位 女子穿著歐式宮廷長裙,身后的背景也是一座歐式風情小木屋。

這位女子名叫王雪卿,因為一場失敗的戀情走入深山過起了隱居生活,而照片中出現的小木屋和她身上的長裙都是王雪卿自創的。

原本,山谷里遠離塵世、詩情畫意的日子是王雪卿以前敢想卻不敢去實現的,而如今她不僅實現了,情感上的傷害也在這里得到了治愈。

同時,當王雪卿把記錄自己日常生活的照片傳到網上后,她也成了網友們口中的「現代灰姑娘」「另類李子柒」,甚至還有不少人帶著好奇親自前往山中想一探究竟。

然而,大量的到訪者不僅擾亂了王雪卿平靜的生活,隨之而來的還有各種各樣的猜疑之聲。

原本,王雪卿只是想尋找一方凈土過田園生活,卻突然被卷進是非爭議中,她又將作何選擇,到底是繼續隱居山林還是重回現實之中呢?

1982年,王雪卿出生在一個小漁村。當時,王雪卿母親一共生了4個女兒,而她又是家里的老大,所以小小年紀就學會了替父母分擔生活的壓力。

剝牡蠣是她小時候干得最多的活,剝一碗牡蠣肉能掙2塊錢,為了幫家里多增加點收入,她幾個手指都剝得變形了。

由于家境貧寒,王雪卿沒有正兒八經地去學校念過書,只斷斷續續地在掃盲班里學習了一年,17歲就跑到廈門去打工了。

一個沒有學歷的鄉下姑娘想要在大城市里生存總是異常艱難的,王雪卿也不例外,她的第一份工作是電子廠流水線上的女工,然而面對著每天加不完的班和冰冷的機器,最終她選擇了逃離。

辭職后,她又在花店找到了份工作,不過由于她個性耿直,看不慣老板那些以次充好,欺騙顧客的行為,最后干脆把老板「炒」了魷魚。

此后,王雪卿陷入了迷茫中,便到處找機會發展。偶然,一次閑逛時,街邊櫥窗里一條歐洲宮廷風格的裙子引起了她極大的興趣,但高昂的標價卻是她不能承受的。

不過,她記下了樣式請裁縫做了一條,但裙子做出來后并不符合她的心意,于是王雪卿便琢磨著去制衣廠上班,這樣就可以邊工作邊學習裁剪,以后還能為自己縫制漂亮的裙子。

由于腦子活,手腳勤快,王雪卿在制衣廠很快就學到了做衣服的好手藝,隨后她把妹妹叫到了廈門幫忙,一起開了個小服裝店,兼賣自己設計制作的歐洲風格長裙。

不過,由于沒經驗,經營了一段時間生意不好,小店最后也關門了。工廠工作太枯燥,自己做生意又不是那塊料,經歷了社會千錘百煉后的王雪卿開始認真思考未來的方向。

此時,王雪卿在城市已經漂泊多年,但她總覺得自己被困在一個圓圈里,兜兜轉轉找不到新方向,同時她也厭倦了城市鋼筋水泥的堅硬,渴望能在一方安寧之地過自己向往的生活。

其實,對于自己到底向往什麼樣的生活,王雪卿是沒有概念的,不過由于她愛看書,慢慢地也就有了概念。

別以為,王雪卿只在掃盲班學習過一年,但她看起書來可一點不含糊,《紅樓夢》這樣的名著她都看了三遍,第一遍學著把字認全,第二遍記清書中人物名字,第三遍才是認真讀書里的內容。

看過的書越多,王雪卿對于自己想要過什麼樣的生活也就越清晰,美國塔莎奶奶在遠離城市的田園中畫插畫、自給自足的生活就是她最向往的。

王雪卿也想過上塔莎奶奶那樣的生活,只是現實中太多的牽絆讓她只能望而卻步,不料后來一場意外邂逅的愛情,最終將這一切想象變成了現實。

2013年,王雪卿去接生病住院康復后的父親回家,在回去的火車上,她偶遇了一位在高校念書的大學生。

對方是個陽光開朗、才華橫溢的21歲年輕大男孩,倆人在火車上聊得非常投機,離開時互相留下了聯系方式。

不久之后,他們談起了戀愛,濃情蜜意之時,王雪卿也心生憂慮,自己已經31歲了,比男朋友大了10歲,而且對方還是名校高材生,自己連小學文憑都沒有,他的父母能接受這樣的差距嗎?

果然,男朋友的父母在得知了他們的戀情后,強烈反對兒子再和王雪卿交往。20出頭的小伙子,哪扛得住家里的壓力,掙扎猶豫了一番后,男孩果斷向她提出了分手。

男友的決定讓王雪卿痛苦萬分,這是她的第一段感情,也是她全身心地投入其中的感情,沒想到短短幾個月就宣告結束了。

此后,很長一段時間,王雪卿都沒能走出失戀的陰影,經常一邊聽著戀愛時男友發給她的語音,一邊淚流滿面。

此時,找一個不受外界干擾、清清靜靜過隱居生活的念頭,在王雪卿的腦海里越來越強烈,她覺得只有這樣,才能真正忘掉失戀帶來的痛苦,關于地方,她也有了方向。

她之前和朋友去過一次泉州羅溪鎮的新東村,村子附近有座深山,當時她在山里閑逛時,看到半山腰有間無人居住的小木屋,現在想來這個地方挺適合隱居的。

說干就干,一點不含糊。2015年春節前夕,王雪卿一個人再次來到新東村,找到了半山腰上那間木屋的房主,與對方簽下了25年的租約,決定在這里打造出一片符合自己心意的小天地,開始夢想中的生活。

其實,半山腰上的木屋已經有20多年沒人居住了,早已荒廢得不成樣,當地村民得知王雪卿要租在那里,都在背后議論,這個女人是不是失婚受了刺激才會躲到山里生活。

不過,此時王雪卿可沒心思理會這些閑言碎語,反而一心琢磨起如何改造小木屋。畢竟,來到新東村時,她的口袋里只有1萬元錢,現在交了房租后就所剩無幾,要想整修改造這個破敗的小木屋,肯定是請不起人,那就得靠自己一個人完成了。

既然自己改造,王雪卿想干脆就按自己喜歡的歐式田園風格打造,她給木屋內外墻壁都涂上五彩繽紛的顏色,同時為了讓屋子看上去更溫暖,她還在里面設計了一個壁爐。

木屋的外面,她則砌起了一道泥巴墻圍成了個小院落,然后又在院子里種下了各式各樣的花花草草。

這些活看似簡單輕松,但實際上靠一個人的一雙手完成這些并不是件容易的事,甚至好幾次干活時,王雪卿還差點從梯子上摔下來,不過好在沒出什麼意外。

前前后后,王雪卿花了一年時間才把小木屋改造完成,完工后她又在屋里擺上從外面淘回來的二手家具和白雪公主、小矮人等卡通小玩偶。一下子,那個破敗的小木屋就變成了夢幻又充滿童趣的家。

家夢幻了,自然人也夢幻起來。住進小木屋后,王雪卿為了符合小木屋的氣質,順勢也就穿起了自己設計縫制的歐式風格長裙。

那一刻,當她頭戴一塊方巾,靜靜地站在院子的花草叢中時,整個場景美得宛若一幅歐洲田園油畫。

此后,王雪卿就在這里按自己喜歡的方式生活著,在院子里擺弄花草、開墾菜地,在幽靜的山谷之間撿木頭、劈柴火、采蘑菇,夏夜聽蟲鳴蛙叫,冬夜在溫暖的壁爐邊做編織活。

后來,小木屋里還陸陸續續住進了王雪卿的幾位新朋友,一只小綿羊、兩只鸚鵡、一只貓咪、兩條狗,還有4只小鴨子,有了它們的陪伴,王雪卿的生活變得更加生趣盎然起來。

不知不覺,她已經能很坦然地面對那段失去的感情,也不再怨恨前男友輕易地選擇了放棄,甚至還暗自慶幸是失戀讓自己下定決心實現了多年的夢想。

慢慢地,王雪卿的日子過得越來越有詩意,為了記錄下自己的日常生活,她還特意自學了不少攝影技巧,買回了相機和三角支架,將田園生活中一幕幕的詩情畫意定格在了鏡頭里。

王雪卿最喜歡穿著自制的長裙,模仿西方經典油畫中的人物給自己拍照,她曾為了模擬出油畫《拾穗者》中的場景,愣是跑到當地村民的稻田中,來來回回折騰了幾個小時才拍出了一張滿意的照片。

不過,王雪卿這些與現實格格不入的穿衣風格和行為舉止,還是引發了村民非議,然而他們不知的是,當王雪卿把拍好的這些照片上傳到網上后,立刻吸引了大量粉絲圍觀。

網友們紛紛羨慕她活出了夢想中的生活,甚至還有人把她比作李子柒,更有人稱呼她為現代灰姑娘,把她改造的居所稱作灰姑娘莊園。

走紅網絡后,有不少網友還專程來到了王雪卿的住處,想親眼看看網上那些照片在現實中的真實場景,這些來訪者有的來自不同城市,有的甚至來自于世界各個國家。

曾經,有位法國網友在看到王雪卿的照片后,迫不及待地在 女友的陪同下從法國飛來。

一進到王雪卿木屋,他便舉著相機把她院子里里外外拍了個遍,臨走時還連連稱贊,沒想到深山之中居然還有個這樣夢幻的童話小屋。

起初,王雪卿對于這些蜂擁而至的到訪者并不反感,甚至其中有一些人還和她成為了朋友,定期會到山上看望她。

王雪卿小小的院落里,每天至少要迎來六七波參觀者,最常見的畫面就是王雪卿安靜地坐在桌邊做著針線活,身旁圍著好幾個人,這些人不時舉起相機拍拍照,不時地和王雪卿聊上幾句。

源源不斷的來訪者使得山下的新東村也變得熱鬧起來,王雪卿的住處也成了當地一個標志性的網紅景點,有關部門為此還專門在山下開出了一塊臨時停車場,并修了條通往半山腰的簡易道路。

不過,隨著日益增高的關注度,王雪卿卻感到越來越多的不適應,她的生活逐漸失去了往日的平靜,同時還要面對外界的各種質疑聲。

比如,有一些女孩子因為喜歡王雪卿身上的長裙,便提出穿著她衣服在木屋前拍照的要求,想到她們遠道而來,王雪卿也不好意思拒絕便把衣服借給她們拍照。

但沒想到,卻因此引來了非議。

有次,一位年輕姑娘在拍好照歸還衣服時,遞給了她500元錢表達謝意,王雪卿稍稍猶豫后接受了這筆錢。

雖說住在山上種了菜,養了雞鴨,但也不可能完全實現生活的自給自足,所以每當王雪卿身上的錢用得差不多的時候,她就會去附近的鎮上打打短工,或是擺擺地攤賣衣服掙些生活費。

突然,有人借衣服拍照后支付了費用,王雪卿便想著要是以后可以收取一定的費用,就有了一筆穩定的收入,那就不用時不時地跑下山去找活干了。

于是,此后王雪卿不再免費出借衣服拍照,而是向提出借衣要求的人收取400元費用,后來她又將收費提高到了1000元。

借衣服要收費的消息傳開后,網上的質疑聲此起彼伏,說她背后有團隊運營,她隱居在深山的一系列行為其實是炒作,目的就是為了出名謀利。

剛開始聽到這些評論時,王雪卿覺得十分委屈,自己辛辛苦苦做出來的衣服,大家來借用打卡拍照,收取一定的費用,怎麼就變成了想出名呢?

不過,慢慢地,聽得多了,她也不愿多作理會,甚至還大大方方地對前來采訪的記者說:住在遠離城市的山上并不代表不需要開支,自己憑勞動和智慧獲取生活所需,是合理正當的行為,不應該被任意猜疑。

當然,更令王雪卿難以忍受的是,她原本的生活秩序正在一點點被越來越多的來訪者打亂。

王雪卿感覺自己好像變成了一件展覽品,每天都被不同的人參觀,接受他們的議論評價。

這樣的生活,已經攪得她沒有辦法靜下心來看看書,也沒時間和前來看望她的朋友好好聊天,眼前的一切讓她陷入了煩燥不安中。

為了重新找回生活的寧靜,王雪卿決定放棄這個自己一點點打造出來的家,搬到山頂上去生活。

山頂上也有一座看山人居住過的廢棄小屋,雖然破爛程度比之前半山坡上那間還要嚴重,但王雪卿有信心把它變成一個更美麗的家園。

于是,2018年王雪卿帶著她的小動物朋友們搬到了山頂上,當然關于木屋的改造,除了前期請了幾個工人幫忙把屋頂和墻壁整修了一遍,屋子的其他裝修工程也全都是王雪卿一個人完成的。

不久后,山頂上矗立起了一座漂亮的二層小樓,屋前的院落被她打造成一個小花園,她的小動物朋友們都在花園里安了家。

生活重新回歸到了原來的狀態,王雪卿的心也安定了下來,之前住在小木屋時結識的一些朋友時不時也會來山頂看看她,大家在鳥語花香中談笑風聲,此時王雪卿臉上的笑容比身邊的花兒還燦爛。

至此,那個曾經被發了一手爛牌的姑娘,最終打出了一把王炸,活成了詩和遠方最好看的模樣。

同時,她也以實際行動告訴了正處于人生低谷中的人,即使你身處陰溝之中,也有仰望星空的權利。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