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59:貝琪攻略黃昏失敗,當即拜約兒為師!

「啊啊啊,文森特,帶斯GIF佑」,熒幕里面索尼婭小姐深情地向著文森特表白,然而文森特卻咬了牙說道:「啊索,這可使不得,我還有在西國等著我都未婚妻!」「那是你父母替你決定的對象吧,我會讓你忘記她的!」望著深情對啵的兩人,熒幕外的貝琪感到臉紅心跳,看來她六歲,就已經到達了成謎戀愛的年齡。

貝琪內心小鹿亂撞,望著桌面上已經裝裱起來的安妮亞全家照,貝琪的臉變得更紅了。

佛傑家這邊,安妮亞大清早就被電話鈴聲給吵醒,電話另一邊,貝琪以在他家附近購物為由,想要到她家拜訪,還沒等安妮亞回應她,貝琪就直接幫她回答了下半句,隨后便掛斷了電話。

安尼亞這邊剛剛掛斷電話,貝琪就帶著管家打開了佛傑家的大門。其速度之快,安妮亞都嚇了一跳,沒想到貝琪還是會瞬移的伽伽伽曼。貝琪微微一笑,她今日勢在必得,一定要見到羅伊德先生,管家雖然知道大小姐的目的,但還是認為,六歲就當有這種想法,噠咩、噠咩。進入到安妮亞的家里面,貝琪很快就見到了羅伊德先生。

黃昏十分紳士地和貝琪與管家打招呼,終于見到本尊的貝琪,感覺世界都開始融化,酥麻感油然而生。

見到羅伊德先生,貝琪一改之前大小姐的模樣,一時語塞,竟然害羞得如同一個小女孩一般,哦不,她本身就是小女孩。見到害羞的大小姐,管家也是立馬上前圓場,黃昏讓他們不必如此客氣,畢竟朋友到家里來玩,安妮亞也十分開心。

作為東道主,黃昏依舊十分紳士地對著貝琪打了一個招呼:「你好呀,貝琪小姐,謝謝你一直和小女成為好朋友。」

被黃昏主動搭話,貝琪內心的小火山在這一刻徹底爆發,沒想到羅伊德殿下竟然叫自己貝琪小姐。她失聲的嘴巴一張一合,腦海浮現了一連串的奇怪符號。

安妮亞通過讀心術,感到十分困惑,這又是哪門子的心理暗號?

貝琪只感覺全身無力,黃昏僅僅一句話,就讓她直接癱軟在了地上。這種零攻負防的行為,就連管家都看不下去了。「大小姐,恕我直言,在被人的家里隨便躺下,可是很不禮貌的哦~」不過貝琪的大腦已經當即,安妮亞通過她的內心,讀取到了LOVE四個字母以及一個愛心。這熟悉的場景,她之前同樣有遇到過。

管家在離開之前,反復向大小姐叮囑,不要做出失禮的事情,并交代在大小姐要回去的時候,回來接她。

黃昏看著離去的管家,從她的舉止行為來看,是一個久經沙場的退伍軍人,黃昏感嘆真不愧是布萊克貝爾家,一旁的安妮亞在歡迎著貝琪,貝琪這才想起,她實際上是第一次進入到安妮亞的家里面。

安妮亞興奮地向貝琪介紹自己的家,然而客廳,卻被貝琪誤以為是入口的儲藏間,安妮亞的房間更是被吐槽道比她家的旺財小比賽的屋還要小。

被貝琪這麼一說,安妮亞頓時失了興致,安妮亞的家庭探險到此為止。

由于貝琪這一次并非是找安妮亞玩的,所以她很快就詢問起夫人到底在不在家,在得知約兒小姐帶著彭德散步之后,貝琪只感覺這是天賜良機,在她的想象當中,她已經快進到了與羅伊德先生深情表白的場景。

「啊啊啊,羅伊德殿下」,「啊這,使不得啊,貝琪小姐,我可是有妻室的人了。」

貝琪按照從熒幕上學來的台詞,一步步攻略掉羅伊德先生。

最終全家照上,坐在凳子上的那位,就從約兒變成了貝琪。安妮亞震驚了,沒想到貝琪原來是想要成為自己的母親。

貝琪認為小安妮亞也會很樂意讓她來成為繼母的,畢竟我們不僅可以一起上學,還能住進寬敞的城堡里面,麻煩的事情全部交給傭人,另外,每日三餐都是由一流主廚準備的,這等誘惑,安妮亞不可能抵擋得住。

安妮亞聽到了諸多誘惑,當下就臨陣倒戈,啊這,也不是不可以哦~

對不起了母親,安妮亞為了吃到一流主廚的料理,就先叛變到貝琪這邊一下下喲~安妮亞當下就要求父親過來和她們一同玩啥,貝琪也沒想到,安妮亞竟然如此上道。

作為大人,黃昏有些尷尬地詢問,貝琪想要玩一些什麼,主動與黃昏搭話,貝琪開始扭扭捏捏起來,她覺得聊聊天就已經相當可以了。貝琪害羞地和羅伊德殿下介紹自己的名字,安妮亞也在一邊為貝琪加油打氣。

黃昏表示他知道貝琪的家,畢竟布萊克貝爾家實在是太有名了,在貝琪與安妮亞成為朋友之前,他就已經久仰大名。

黃昏很顯然是想要將這一次的談話,當成是一個重要的情報收集,他很快就詢問起了令尊近來可好的客套話。然而小貝琪大腦已經接近無法思考,她只是認為,羅伊德先生在很久之前,就已經注意到他了。在貝琪的介紹之下,他的父親雖然很忙,但依舊是一個溫柔的爸爸,休息的時候會抽出時間陪她玩,不久前還一同去看了電影來著。

黃昏繼續就話題進行展開,在他看來,貝琪父親的工作空閑時間、行動范圍、飲食習慣以及偏好,都是十分有用的情報,然而貝琪卻是覺得羅伊德殿下這是在主動了解她的喜好。她甚至就此解讀出了,羅伊德殿下是在邀請她一同去餐廳。

黃昏感嘆道他們父女間的感情真是要好,并繼續打探他父親休息到底都在干一些什麼。此時的貝琪,臉已經紅得和一個小蘋果一般,她交代了父親平日喜歡下國際象棋,并總是拉著自己一起玩。貝琪覺得,羅伊德殿下主動提出這麼多問題,說不定是為了將來能跟自己交往做好打算。

在一旁吃瓜的安妮亞,對于這樣的對話,只能緩緩打出「愉快」這兩個字。

正在這時,約兒小姐帶著彭德回來了,約兒當即就和貝琪小姐表示歡迎,終極BOSS出現,貝琪一下子就醒了過來,終于要到決勝局了嗎?

雖然自己還想和羅伊德殿下拉近距離,但她還是十分有禮貌地對約兒小姐行了禮。安妮亞想讓貝琪認識一下彭德,然而貝琪的心思卻早已不在這上面,貝琪認為,羅伊德殿下的心,已經向自己靠攏,她必須要在這里使出她全部的絕招。

用出她在電視劇里面學到的全部知識!貝琪認為自己一定能夠搞定約兒小姐。

然而在這個時候,約兒小姐卻是拿出了一袋食材交給黃昏,貝琪沒想到約兒小姐這麼快就向自己示威了,她這是在展示自己很賢惠顧家嗎?哼太天真了,這點雞毛蒜皮的消失,羅伊德殿下才不感興趣呢!安妮亞望著貝琪,感嘆道,父親和母親都已經結婚了啊,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貝琪打算使用出《巴林特之愛》喬納森曾經說過的名言,男人即便是在結婚之后,依舊會渴望伴侶的女性魅力!說罷,貝琪就拉下了她的發圈。

任憑秀發在微風中輕輕擺動,秀發一順到底的貝琪,眼里充滿了星星,望著羅伊德殿下,然而黃昏并不知道這娃到底在干什麼,只覺得這娃似乎有些離譜。

貝琪對黃昏的平淡反應感到十分意外,難道是剛剛的姿勢不對嗎?

貝琪當即開始了狂甩模式,安妮亞在一旁,也跟著甩了起來。約兒小姐看到這一幕,覺得兩人甚是可愛,貝琪小姐之前就一直很想見到羅伊德先生了,估計見到了本人,開心得要命吧。

約兒小姐十分客氣地給眾人泡了一壺茶,端過來的時候,還不忘說道,貝琪小姐難得過來一趟,羅伊德先生不妨坐過去她那邊吧。

黃昏坐過來后,貝琪小姐感到更加不淡定了!

呼呼呼呼,夫人到底是怎麼想的,居然為了自己的情敵送下助攻,不,一定是面對我的秀發攻擊,甘拜下風了,這是一個機會,貝琪,你可以的。

貝琪如同燒開的水壺,結結巴巴地說道:「羅......羅伊德先生,剛才那一番話,莫不對我的家庭情況感興趣嗎?」被貝琪這麼一說,黃昏才意識到了自己的失禮,好奇心使然之下,不小心問得太過深入了。黃昏只能不好意思地表達自己剛剛的失禮行為,并表示自己并不是那一個意思。

咦~?!原來你對我,只是玩玩而已?貝琪驚訝地捂住了嘴巴,黃昏也被貝琪的話,忍不住口吐芬芳。

黃昏并不知道貝琪到底在想什麼,而約兒則是十分開心地認為,沒想到羅伊德先生,在她還沒有回來之前,就已經在和貝琪玩耍了。

惱羞成怒的貝琪看著從容不迫的約兒小姐,認為對方是有恃無恐,貝琪感到十分不甘心,但又不得不承認,他們之間,果然沒有我插足的余地。沒有辦法的貝琪,只能使用出最終的奧義,將紅茶一飲而盡。

「啊~倫家好像喝醉了呢~~~」貝琪接著「酒意」,順勢依靠在了黃昏的身邊。

黃昏已經徹底無語了,這娃喝的,可是紅茶啊!癱軟的貝琪已經豁出去了,在她看來,這可是男人攻陷100%的禁忌招式。就讓我們一決勝負吧!夫人。

約兒看到貝琪依靠在黃昏的手臂上,臉色也變得極為不妙,這讓得黃昏都為之一驚,不是吧不是吧,難道約兒吃醋了?

只見約兒大呼一聲糟糕,自責地說道自己竟然把酒加進給小孩喝的飲料。難道是茶葉發酵過度了嗎!

黃昏想要解釋這只是紅茶,但約兒小姐卻是心急如焚,當下就抱著貝琪沖了出去,醫院,必須趕緊送去醫院!任憑黃昏如何叫喊,都沒有任何辦法。

約兒一邊快速地奔跑著,一邊詢問貝琪有沒有事,被約兒小姐整這麼一出,她早已放棄了表演,只不過約兒卻是讓她不要小看酒精中毒,這個時候,一輛汽車飛馳而來。

約兒在關鍵時候將貝琪扔了出去,自己則受到了猛烈地撞擊。

緊接著在貝琪以為我命休矣的時候,約兒小姐連滾三十圈,完美接下貝琪小姐。

約兒嘴角有些掛彩,但言語之間全部都是關心貝琪的話,一個只有汽車受傷的世界,誕生了,約兒一點事都沒有,反而是汽車被撞報廢了。貝琪看著如此認真的約兒,最終解釋道,夫人,你誤會了。

我是太想跟羅伊德殿下交往,故意撒謊啦!貝琪徹底坦白,畢竟她可不想被送往醫院檢查。

聽到貝琪這麼解釋,約兒當即剎車停止了腳步。她沒有怪罪貝琪,反而是認為貝琪沒有事,實在是太好了。貝琪詢問約兒為什麼不生氣,而約兒則是淡淡地說道。

你喜歡羅伊德先生,我很開心哦。畢竟羅伊德先生很優秀嘛。這,這到底是什麼神仙度量!貝琪徹底被夫人給折服。

兩人相互道歉,可貝琪卻是認為,即便夫人覺得自己很沒用,但是羅伊德殿下卻還是選擇了你啊。貝琪詢問約兒小姐到底是如何射中羅伊德芳心的。對此約兒回答道,她并沒有射中羅伊德,畢竟她根本不會使用弓箭。這番牛頭不對馬嘴的話,讓貝琪都聽得一愣一愣的。

由于并不能將真相說出來,約兒只能用黃昏此前對自己說的暖心話,說了出來。

羅伊德殿下選擇我的原因,是因為我很強大。約兒面露微笑,讓貝琪大為震驚。

原來羅伊德先生喜歡強大的女人,這麼說來,夫人也確實強得要命,這時候,黃昏與安妮亞也趕了過來。

安妮亞拿著包包還給貝琪,而貝琪卻又沉浸在了羅伊德殿下的溫柔鄉里面了,沒想到羅伊德殿下,竟然因為擔心我,特地趕了過來。不行,我一定要向羅伊德殿下,展示我強大的一面才行。貝琪左顧右盼,剛好給她看到了一個可以展示力量的東西。

如此一目了然能夠體現強大的設施,貝琪當即說道,人家突然心血涌起一股特別想敲錘子的心情。黃昏只能感嘆道,上流社會的小孩,更加讓人摸不著頭腦。

說罷,貝琪就跑到了錘子機面前,將一沓零錢丟給老板之后,她也拿起了錘錘。

然而還沒等貝琪錘下,她就因為錘子太重,踉蹌倒在了地上。

嗚嗚嗚,我真是一個羸弱的女人,弱不禁風又一無是處的女人!貝琪落下了不甘心的淚水,約兒小姐見狀也跑了過來。

「就憑我這樣,羅伊德先生根本不屑一顧。」作為過來人,約兒當下卻是進入了秒懂模式,原來如此,貝琪小姐是想要拿到這個第一名的獎品,作為禮物送給羅伊德先生吧。約兒當下拿起了錘子,準備往目標砸去。

伴隨著約兒小姐輕輕一擊錘下,滑塊極速上升,最終甚至直接沖壞了圓盤飛了出去。

損壞的機器,用它生命最后的力量,播報了一等獎,在場的所有人眼睛都變的和小豆豆一般大小。啊,這就是所謂的強大。貝琪驚嘆之余,也看到了不遠處的羅伊德殿下。

沒想到羅伊德殿下居然那樣直勾勾地注視著夫人,果然是那麼一回事!羅伊德殿下鐘情于強大的女人!。那雙圓溜溜的小眼睛,毫無疑問是墜入愛河的目光!

啊,夫人殿下,我甘拜下風。受到沉重打擊的貝琪跪倒在地,約兒小姐天空般廣闊的胸襟,和大地般的踏實強大,真是完美無缺的淑女。

貝琪徹底被約兒折服,當即想要拜約兒為師,約兒一聽,甚是感動,當下就應下了對貝琪小姐的特訓。

貝琪幻想著總有一天,能夠依靠這份強大讓羅伊德殿下回心轉意,到了傍晚時分,管家過來接貝琪小姐,看到眼前這一幕,都忍不住打出了一個問號。黃昏對此很有感觸,畢竟這一幕似曾相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