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11:黃昏找到了提高成績的方法,約爾弟弟尤里山門拜訪,黃昏拿出恩愛套裝

為了向皇帝的學生這一方向前進,安妮亞也是在認真地上著課,老師讓她站起來回答問題,經過長時間的訓練安妮亞也是自信滿滿地說道:「答案是三分之三」,望著如此自信的安妮亞,貝琪以及達米安都沉默了。

大聰明

只見老師望著安妮亞淡淡地說道,「完全不對」。安妮亞也是瞬間露出了國際友好的眼神。看來安妮答題是出了名的快,至于是否答對那就不在她的考慮范疇了。

黃昏這邊,管理員詢問著安妮亞學習的問題,組織那邊是希望她能夠在四個月的時間內,拿到八顆星星的程度,而黃昏聽聞之后,也是強作鎮定地說道沒有問題。

在黃昏看來,安妮亞這娃娃如果拿八個雷的話,兩個月或許就能達成,管理員是一眼就看出了黃昏在撒謊,但鑒于他此前極其突出的成績,所以也就沒有追問下去。

此后管理員提醒黃昏,早晨市政府內的情報提供人員被抓了,東國的白色恐怖是日益劇增,她提醒黃昏要注意行事,并且認為即便是伊甸學院,暗中也不知道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

畫面來到市政府這邊,一群自稱是國家安保局的人將一財務部的任職人員給帶走,這也讓得市政府的工作者議論紛紛,據說這個人是向西國販賣了情報,然后被抓了,不過在討論的同時,米莉還忍不住吐槽,要是連通科長也一起抓走,那該多好。

約爾小姐就這麼靜靜地聽著她們談話,不多時卡米拉也走了過來,她向約爾提起尤里已經回來的事情,而且從男朋友口中得知,弟弟竟然還不知道約爾已經結婚了。

得知弟弟回來之后,約爾是瞬間不淡定了,雖然之前是為了讓弟弟安心才結婚的,但在結婚之后,是將要告知給弟弟的這件事,全然忘記。同事們都覺得約爾十分離譜,畢竟能夠忘記一整年,說出來都讓人感到難以置信。

由于米莉剛剛分手,想要重新尋找獵物,眾人看著約爾與弟弟的合照,都認為尤里長得十分可愛,最重要的一點,他還是姐控,這也讓得大家都認為約爾忘記告訴給弟弟,實在是太過分了。

秘密警察

安全局這邊,市政府財務部的人已經被關在了審問室當中,只不過安全局的人似乎證據不足,所以被審問的人即便是受到了皮肉之苦,也一直不肯松口,正當這位中尉感到審問還要花費不少時間的時候,一個年輕人走過來聲稱要替中尉繼續詢問。

由于是老大的指令,他也就只好把審問的位置讓給了他,而這個人正是約爾的弟弟尤里,同樣也是一位神秘警察。

門外的小弟向中尉抱怨,將尤里招手過來,實在是不應該,因為他即便擁有才華,也只是一個毛頭小孩,中尉對于小弟的抱怨,是說出了大佬的回答,那就是他認為尤里十分可愛。

面對這樣的回答,小弟都感到有些無語,不過中尉并沒有小看尤里,反而是覺得秘密警察這個職務,也需要他這樣的人,畢竟要動起手來,他可比誰都要狠。

尤里坐下之后,單方面說起自己要和姐姐見面的事情,并提到自己的姐姐并不知道自己在干這一份工作,讓得被審問的人都感到有些無語,不過尤里說出這一番話,是想說明自己沒有那麼多時間,所以讓對方盡快交代完畢,好讓自己下班。

沒有證據,犯人自然是不肯認罪,但讓他和安全局的人都沒想到的是,尤里竟然拍到了他們交易的照片。這下他可就百口莫辯了,只能乖乖講出自己知道的事情。

財務人員表示自己并不清楚接頭人的身份,而尤里卻是問起了他知不知道一個叫做黃昏的間諜,在尤里的說法里面,黃昏時分擅長易容,是影響東西兩國和平的最大敵人,說他是安全局的天敵也不為過。

財務人員雖然沒聽說過黃昏,但見到尤里這麼上心,也就想要通過幫助尤里,然后赦免自己的罪行。財務人員表明了自己所做的事情,不過是為了出去尋歡作樂,并不是犯罪,祈求尤里寬恕,但聽到他這麼說之后,尤里是更加憤怒了,畢竟這樣的渣男,危害社會不自知,是該多給些懲罰。

恩愛夫妻套裝

回到家中的黃昏,看著安妮亞正津津有味地看間諜大冒險,感嘆道對方學習若是也有這份干勁,也不至于會讓他感到一籌莫展,安妮亞看到邦德俠只剩下兩枚子彈之后,是詢問起了邦德俠的手槍一共有多少發子彈,黃昏回答說是八發子彈,而安妮亞是立馬就說出了殘彈數是八分之二。

聽到這個答案,黃昏立馬就開心了許多,因為只要將學習融入到間諜大冒險當中,或許能夠讓安妮亞更好地接受書本上的知識。

不過還沒等他來得及高興,約爾小姐卻是匆匆忙忙地跑了回來說道,自己的弟弟等下就要過來拜訪他們。

由于事發突然,約爾感到不知所措,畢竟從結婚到現在,他們都是分居睡覺,尤里看到的話,很快就會發現端倪,不過黃昏并沒有緊張,因為他早就為應對這種情況,準備了恩愛夫妻全套。

經過一番修整,房間里面是充滿了愛情的氣息,雖然相片全部都是合成的,但毫無ps痕跡。不得不說黃昏在偽裝這一方面,還是有一套的。

接下來也就是等待尤里的到來,安妮亞吐槽對方來得實在太慢,而黃昏卻是提醒安妮亞,要叫尤里舅舅。不過她最終還是沒等到這個舅舅,就先一步睡著了。黃昏抱著安妮亞回到房間。對于尤里會來這件事,約爾的心情是既緊張又開心。

尤里這邊,他是捧著一大束花往佛傑的家走去,由于審訊的時候脾氣上來了,所以花費了不少的時間,不過一想到又可以見到姐姐,他還是十分開心的,以至于開心到當年被抱斷的肋骨都還隱隱作痛。

對于約爾結婚一年都不告訴自己這件事,尤里認為姐姐是有難言之隱,一或者說她的丈夫,是一個窮兇惡極之人,所以這一次他是去試探虛實,若是姐姐過得不幸福,他一定不會讓佛傑好過。

就這樣,他按下了門鈴,雙方都面帶微笑歡迎著對方,不過對于黃昏以及尤里來說,這樣的微笑,不過是掩蓋彼此之間的防備。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