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拳:那一天無慘回想起了,被魔鬼肌肉人支配的恐懼!

這是臉書畫家猛少女之拳創作的同人漫畫,鬼滅之刃變鬼滅之拳,炭四郎禰豆子兄妹變成雙雙化身魔鬼肌肉人,發誓要找無慘報仇。

而在這一天,炭四郎終于是找到了無慘。

正在閑逛的無慘,突然感到身后涼颼颼的,好像是被鬼跟蹤了一樣。

無慘回過頭來,看到身后之人巨大的的臉龐,恐怖的身軀、駭人的體重,不由得害怕得青筋直冒,瞳孔放大。

這是什麼鬼?

實在太恐怖了!

那一天,無慘回想了起了被魔鬼肌肉人支配的恐懼。

炭四郎說:「你天生屬黃瓜,欠拍!后天屬核桃,欠錘!」

這還怎麼打?

屑老板無慘被嚇得眼珠子都突出來了,直接分裂成為無數的碎片逃走。

真的是癩蛤蟆吻青蛙,長得不花玩得花。

不過也幸好屑老板跑得快,不然鬼滅之拳的故事到這里就結束了。

無慘逃跑了,炭四郎只好帶著禰豆子回去蝶屋。

回去之后,善逸發現炭四郎很強大,并且是一個溫柔的好人,雖然炭四郎不小心將自己扔了出去,可是后來找他道歉了。

因為從小聽力過人,善逸之俄奧炭治郎是帶著鬼的。

箱子里的鬼,對于炭四郎來所,一定是很重要的人,這個很重要的人一定很重要。

上次伊之助想要傷害箱子里的人,結果一向溫柔的炭四郎勃然大怒,直接將野豬伊之助給嚇成了小豬佩奇。

善逸的心里無數個念頭閃過,他相信,炭四郎帶著鬼一定是有什麼理由的,他一定可以接受。

權衡之后,善逸終于是鼓起勇氣,問炭四郎為什麼要帶著鬼。

就在這個時候,箱子動了,善逸害怕到根根頭髮都豎了起來。

善逸嚇壞了,大喊著:「別過來呀!」

然而在看到禰豆子這可愛的面容之后,善逸當即表示要和禰豆子結婚,也不管禰豆子是人是鬼了。

情況嘛就是這麼個情況,具體什麼情況還得看情況。

炭四郎看到善逸這麼喜歡自己的妹妹,他是非常開心,畢竟他可是知道妹妹的噸位的。

善逸大喊一聲,這是什麼啊?

這哪里是禰豆子?明明就是禰斗子!她的身軀看上去比炭四郎還要大,有這樣的妹妹,十步殺一鬼,百步殺十鬼,炭四郎兄妹已經天下無敵了好吧?鬼還玩個屁啊!

那時候鱗瀧左近次看到禰豆子,直接表示我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教她了, 要不你們兄妹倆一起當我老師得了?

俗話說得好:「俗話說得好。」

人都是有好奇心的,禰豆子這樣龐大的身軀,是怎麼進入箱子里的呢?

炭四郎當即表示其實很簡單的,只要先打開箱子,然后讓禰豆子鉆進去,最后再把箱子合上就可以了。

這真的是聽君一席話,白讀十年書,敢情這箱子是哆啦A夢的次元口袋吧!

魷魚兄妹二人的強悍,地圖很快就開到了那田蜘蛛山篇,沒辦法,這兄妹太猛了。

累看到炭四郎的時候,表示那位大人有命令,遇到戴著耳飾的強壯獵鬼人,不要保留實力,用全力殲滅。

累正說著,身體卻緩緩上升。

原來是更加強悍的禰豆子將累給提了起來,無慘也真是屑老板,這玩意誰能對付得了啊?累的線完全沒有用處。

聽到累問自己的妹妹,炭四郎顯得非常興奮,這可是我可愛的妹妹啊!有沒有很可愛。

累太累了,就像累了那麼累,驚恐的說道你妹妹超級可怕的啊!

累不明白,為什麼禰豆子的畫風和身體是完全不一樣的,這也太恐怖了吧?

敏銳的累很就快就察覺到了,眼前的人根本不是炭四郎真正的妹妹,炭四郎表示,我最討厭你這種直覺敏銳的鬼。

被炭四郎討厭可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炭四郎讓妹妹禰豆子恢復原狀!

一瞬間,累頭一次切身體會到了恐怖的感覺,而且腦海中開始播報以往的記憶。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出意外了。

危急關頭,累終于爆發,將禰豆子綁了起來,要讓禰豆子曬太陽。

但是這日輪刀,竟然無法砍斷蜘蛛絲,累高興壞了,自己雖然無法傷害到炭四郎兄妹,可是他們也奈何不了自己。

上次無慘老板公費,讓累去美利堅留學的時候,累和蜘蛛俠學到了蕩蜘蛛絲逃走的技能。

所以說,屑老板還是很偏心的,對累這麼寵愛。

累可高興了,只要逃走之后,他就能活到死了。

眼看累要逃走,妹妹又被掛了起來,炭四郎急壞了,不停思索砍斷蛛絲的辦法,炭四郎的小腦袋快速思索。

終于,炭四郎開竅了。

炭四郎是有著太陽之手的少年,而日輪刀是用吸取太陽精華的礦石做的,石頭等于拳頭,吸收太陽光的石頭,就等于有著太陽能量的拳頭, 所以太陽之手就等于日輪刀!

這個邏輯還真的是個邏輯。

炭四郎的爸爸跑出來說,不要瞎掰好嗎?

炭四郎可不管這個,開竅之后就徒手使用出了火之神神樂·圓舞,你看這火之神神樂,看著就像是開了四擋的魯夫,這畫風,很健四郎。

看著炭四郎的不斷接近,累高喊著你不要過來!

累這絕望的聲音,讓人聽起來都覺得很可憐。

這個時候,炭四郎可不能停下來,因為如果停下來,穿著泳裝的炭四郎就會因為羞恥而無法動彈。

炭四郎的臉紅了。

嗯?你臉紅個蛋啊?

炭四郎抱著社死的決心,就算失去一切,也要將累斬殺。

終于,炭四郎看到累的破綻之線。

炭四郎這邊還在熱血的自演自言,累卻已經哭了起來,他哭著說自己想要活下去。

但是炭四郎表示,就算是要同歸于盡,我也要消滅你。

累可真的太累了,表示 如果炭四郎你愿意花一些時間來了解我,就會發現你花費了一些時間。

此刻被困的禰豆子,在迷糊之中感受到去世的媽媽,媽媽讓禰豆子振作起來,不然炭四郎會嗝屁的。

鱗瀧左近次突然闖了進來,他告訴禰豆子的媽媽不用擔心,又告訴禰豆子,她和哥哥一樣強。

聽到這話,禰豆子馬上就爆發了。

兄妹合璧:

炭四郎打出了爆血剛掌波!

這終極boss般的氣勢,累都嚇哭了, 現在的累只想回家找媽媽。

戰斗很快就結束,水柱義勇都看懵了,有你炭四郎存在,我們柱好像也沒有什麼發揮的空間了。

回去蝶屋之后,炭四郎對富岡義勇說,他的無情鐵拳比日輪刀好用多了。

義勇無言以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