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開頭女主就死了,房間留下她養的11只貓,還被啃得面目全非

正如標題所言,今天要聊的是一個殘酷的故事。

故事開場就是高能,女主孤零零地死在了家里,房間只留下自己養的11只貓,她的遺體在半年后才被發現,發現時早已被貓分食殆盡。

這樣的開頭難免讓人想起日本的「孤獨死」,日本有很多人常年獨居,一個人死在家中往往要很久之后才被發現,死亡現場通常慘烈無比。

然鵝,這個故事卻比通常的孤獨死還要更殘酷——

《絕叫》

女主名字叫 鈴木陽子,死亡時三十出頭,無親無故。

她的死亡被警方發現后,警方進行例行調查,所有人一開始都以為這只是單純的孤獨死事件。

可在搜查中,很多可疑的線索卻浮出了水面。

比如陽子結過三次婚,可每次丈夫都死于非命,甚至連死因都完全一致。

警方意識到這起案件并不簡單,開始認真調查。

而隨著調查的深入, 覆蓋在陽子人生上的神秘面紗被慢慢揭開。

陽子出生在一個平凡的四口之家,這個家庭很不幸福。

她的童年幾乎都是在父母的爭吵聲中度過的,父親稍有不如意就對母親肆意打罵,而重男輕女的母親又轉頭把怒火發泄到陽子身上。

與陽子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她弟弟,母親好像把所有的愛都投射到了弟弟身上,把所有的好東西都留給弟弟。

母親每天總是對小兒子念叨: 」媽媽的未來就靠你了,你可不能變成姐姐那種廢人。」

可諷刺的是,這樣備受關注的弟弟卻在陽子17歲那年結束了自己的生命,母親過度的期待把弟弟壓垮了,承受不住壓力的弟弟留下遺書后一頭沖進馬路上的車流之中。

然鵝,當陽子把遺書給母親看時,母親卻怎麼也不肯相信,甚至還覺得是陽子妒忌弟弟的優秀,才故意偽造了遺書。

自那之后, 陽子代替車主,成了母親的仇人。

只是,屬于陽子的悲劇才剛剛開始,短短幾年后,父親在外面又欠下了一大筆債務,偷偷抵押房子后消失無蹤。

陽子和母親被趕出住了十多年的房子。

陽子本想和母親相依為命,可沒想到母親卻主動提出分家, 連看都不愿多看她一眼,直接投奔老家的親戚去了。

一無所有的陽子決定離開這種充滿痛苦的地方,去東京打拼。

沒有學歷的她只能從事一些簡單的工作,甚至連養活自己都很難,后來她聽別人說賣保險門檻低還來錢快,就決定去干保險業。

剛開始確實感覺很美好,同事熱情萬分,上司英俊可親,陽子甚至對英俊的上司產生了愛慕之情。

可好景不長,在新人期結束后,保險業的殘酷就逐漸顯露出來。

陽子每天拿著保險手冊挨家挨戶地敲門,得到的往往只是一頓劈頭蓋臉的痛罵,被罵后自己還只能強撐著笑臉繼續敲開下一戶人家的大門。

可即便這麼辛苦,一個月都成交不了一單業務,而在這個行業里基本都是靠業績說話,一旦沒有業績,那自己什麼都不是。

原本熱情的同事開始變得刻薄,曾經溫柔的上司也變得冷酷,還在同事面前單獨把陽子拎出來辱罵, 甚至還暗示陽子可以用些旁門左道的方式提升業績。

毫無疑問這就是典型的職場PUA,為了碾碎陽子的尊嚴。

陽子并非不想抗爭,可被生活連番打擊的她卻無力抵抗,最終她一點點屈服了。

最開始她是利用之前的人脈,比如向親戚朋友兜售保險,可這做法往往是成交了一單業務就少了一個朋友。

等人脈用盡之后,她就只能用生活費去給自己買保險抵充業績。

但這依然不是長久之計,當自己的生活費也見底之后,擺在她面前的就只有一條路了, 就是出賣肉體讓客戶簽約。

然鵝,在做了這麼多的掙扎之后,陽子的生活卻依然無法迎來轉機。

那個把陽子引誘進深淵的上司被舉報下臺,而新上司聽說陽子的斑斑劣跡后,毫不猶豫地將陽子開除。

警方能查到的記錄就到這里,之后只知道陽子似乎下海當了陪酒女,但具體發生了什麼就不得而知。

不過結合陽子保險業的經歷與陽子那三任丈夫的遭遇,不難猜出, 陽子可能在飽嘗人間黑暗之后做了殺夫騙保之類的事。

可既然在做出殺夫的選擇后, 她最后為何又會孤零零地一個人死在房間里?

小編不劇透,各位可以自己去看。

這部漫畫改編自2015年出版的同名小說,小說還入選了第36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是作者葉真中顯的第二部小說,才一推出就轟動了日本文壇,在社會上引發了無數人的討論。

從故事脈絡看,這就是一個很悲哀的故事, 講述了陽子如何從一個對生活抱有期待的少女轉變為一個對于社會抱有惡意的惡女。

只是,作者的野心才不只是這樣,他勾勒陽子的生平時也融入了時代的烙印。

在那種大時代的背景下,里面登場的人物就像是陷入了某種宿命, 無論如何反抗,都難以擺脫命運的嘲弄。

比如陽子最初的家境還不錯,父親是建筑公司的中層領導。

當時正值日本經濟騰飛的年代,地方都市發展如火如荼,父親的薪水也水漲船高,全家都住在市中心的獨棟房屋里。

可時代的車輪卻直接把這個家庭徹底碾得粉碎。

在陽子高三的時候,剛好碰上日本泡沫經濟破裂,無數公司倒閉,股市也迅速崩盤。

父親盲信股票投資,抵押房產入市結果虧空數千萬,又因年過五十被公司裁員,還債無望的父親便拋下母女二人徹底失蹤。

陽子孤身一人來社會闖蕩后,又恰逢日本歷史上保險業的流行。

當時無數保險公司開始惡性競爭,那種雞血一般的工作環境和業績導向的工作氛圍幾乎是任何一家保險公司的常態, 普通人進去只能像陽子一樣被壓榨殆盡后像垃圾一樣被掃地出門。

陽子生活的每一個關鍵轉折都與那個時代的變化息息相關,社會的變革何其遙遠,卻冥冥之中影響著每個人的生活。

最可怕的是,面對這些來自時代的碾壓,自己根本無從招架,只能在生存的泥潭中苦苦掙扎。

陽子的一生從未感受到人性中的美好與溫柔,她想要的僅僅只是最普通的幸福而已,但即便是這麼卑微的訴求都可望而不可即。

而陽子就在這種惡的環境下一步步墜入黑暗,萬劫不復。

這故事非常的絕望和致郁,卻也同樣非常的現實。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