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漫畫與動畫大不同!同一部作品竟然有这么多差别,漫画版本更好看?

漫畫是以靜態的畫面敘事,它給讀者展現的都是最有故事性、沖擊力、遐想性的內容,雖然高明的漫畫家會用高超的分鏡,有意讓讀者去留心某些細節,從而改變觀看、思考的節奏,總體而言,漫畫讀者牢牢掌握著觀看的主動性。

而動畫則是讓觀眾「被動接受」,動畫的敘事節奏更強調「求穩」,太慢的講述會顯得拖沓,太快的講述又會讓觀眾覺得「太趕」。

目前《間諜過家家》已經上線了5集,動畫相較于漫畫的優缺點都已經逐步呈現。

比較大的優點有——

第一,動起來的人物讓觀眾對三位主角的印象更深,三位經驗豐富的聲優,憑借他們的專業演繹讓三位主角的形象更立體化;

第二,阿尼亞各種動態表情包的新鮮出爐,必然能讓作品出圈,吸引更多粉絲;

第三,出色的開場動畫、片尾動畫、主題曲、片尾曲等對外展示了版權方的誠意,進一步促進了線上動畫與線下漫畫相互造勢、提升商業價值的良性循環;

第四,原創動畫是漫畫內容進行了拓展,更強調親情線的溫馨

缺點方面,有些是無法避免的,有些純粹是人為的。

第一,是動畫敘事節奏的拿捏。

漫畫改與輕小說改的區別在于,輕小說改的動畫需要在前期進行一系列「視覺化」(可視化處理),漫畫給動畫制作提供了一系列可以幾乎照搬的分鏡。

凡事都有兩面性,分鏡出色的漫畫,或者是熱度極高的漫畫,動畫制作方會在平衡制作成本、工業技術、市場反饋三方面進行權衡,盡可能保持漫畫的「原汁原味」——不冒險增加原創劇情、不冒險刪減原有故事線、不冒險改變敘事順序。

需要強調的是,「改變敘事順序」往往會出現在一些原本就沒有嚴格時間線的「日常漫畫」上。

《間諜過家家》目前的5集,所對應的漫畫情況如下——

第1集,對應漫畫第1話,73P;

第2集,對應漫畫第2話,56P;

第3集,對應漫畫第3話,27P;

第4集,對應漫畫第4話和第5話,分別是26P和27P,合計53P;

第5集,對應漫畫第6話,只有26P。

也就是說,第1集的漫畫內容最多,第6集的漫畫內容最少。

于是,我們在觀看動畫時就能明顯感覺到,即使移除了開場、壓縮了片尾,第1集的節奏明顯過快,幾乎是完全沒有給觀眾稍微停一停的機會就「一氣呵成」;

第2集與第4集,這兩集動畫屬于鋪陳,敘事相對比較舒緩;

夾在中間的第3集則是一個極端,由于第3話僅有27P,雖然可以增加片頭、片尾,但還是需要制作方增加一些原創劇情來增加時長。由于有了自我創作的空間,第3集的動畫節奏是目前(5集)中最舒緩的,至于增加的劇情是好是壞,見仁見智。

由于有了第3集的原創基礎,WIT STUDIO干脆把原本只有26P的第6話拓展成了「城堡大冒險」,第5集內容近一半以上都是原創,而且,動作戲頗多,豐富了漫畫中未能展現的很多內容。

于是,綜合來看這5集,就呈現出 「極快、緩、更緩、緩、輕快」的節奏。

相信看過漫畫的讀者都知道,后續的(漫畫)內容由于未牽扯到(嚴格意義)上的主線,基本都是輕松、搞笑的日常內容,想來制作方為了「求穩」應該不會給劇情加速,那麼,有可能之后的(動畫)第1季將延續這種不急不慢的輕松敘事節奏。

這種第1集就猛踩油門只飆80邁,接著就降速為小電驢,用20、30邁優哉游哉地輕松搞笑,其實是有可能讓部分觀眾不滿意的。

但是,這種不滿意本就不可避免。

就像前面我們聊到的,漫畫讀者擁有的主動性可以自行選擇看漫畫的速度,一天一話或者通宵刷完都沒問題,漫畫本身具有的「敘事節奏」可以無視現實世界中要求的「輕重緩急」。

同時,漫畫本來就沒有嚴格限定「20分鐘的敘事時間」,漫畫家覺得「點到即止」或者偷懶,完全可以上一話40張圖,下一話30張圖,制作方改編《間諜過家家》,本來就是「帶著鐐銬跳舞」,不管漫畫原作是多少,1集動畫必須要湊滿至少20分鐘,稍微一個不小心,激進的觀眾肯定會各種口水伺候。

第二,是分鏡的動態呈現

漫畫改動畫的過程中,極為精妙的一個內容就是分鏡的動態呈現。

有些動畫化,能讓分鏡無法表現的部分呈現,顯得趣味盎然,這里我會想到《珈百璃的墮落》《輝夜大小姐想讓我告白》中的諸多名場面;有些動畫化,能讓原本分鏡就不差的作品直接封神,這里我還是會推崇「時代的眼淚和良心」——《日常》。

當然,有些動畫化后的場面,則會反而不如漫畫

以《間諜過家家》為例,我挑幾個與大家分享下——

第一個場面,是最為經典的手榴彈拉環當婚戒求婚的名場面,已經有不少人強(tu)調(cao)過動畫給人的(情感)張力遠不及漫畫。

平心而論,這是一個技術上真心無法破解的局。

求婚場面在漫畫上只有1頁(不算戴戒指),而且是縱向的一整頁,漫畫家可以用足足二分之一的畫幅描繪背景的爆炸感,以凸顯(對比)占據剩下二分之一畫幅的一對新人,用敵人的死來映襯兩人的「新生」。

而且,如同手游立繪一定要展現出少女最撩人的那一面,才能讓玩家心生搖曳,漫畫唯有「定格」的是最有沖擊力的那一幀,才能讓情感張力達到max!

很不幸, 動畫中的十幾秒無論如何也無法還原這種情感張力,人物要說臺詞,畫面要切換,鏡頭只能集中在兩人手握手的位置,不可能把鏡頭拉遠——

這是因為鏡頭一旦拉遠,補足爆炸場面,男女主角自然不夠突出,畫面展現度更弱。

我也試想過,先展示爆炸在兩人身后的全景,再隨著臺詞把鏡頭推進;或者是隨著臺詞與爆炸把鏡頭拉遠——顱內設計出的場景都不盡人意。

各位有興趣也可以試想下,漫畫中的這個名場面如何通過動畫展示才更好?

67歲的山路和弘

第2個表現力不足的例子,我會想到舍監——這位白胡子老頭在天旋地轉的震驚中大呼「優雅」的場面了,理論上,這應該會成為又一款大眾喜聞樂見的名場面(表情包)。

在看第4集之前,我是格外期待這位67歲的老爺子山路和弘要如何演繹「優雅」。

因為漫畫是用一張圖同時表現舍監的三種「欲罷不能」的癲狂狀態,動畫要做的只是把三個動作夸張化,再「優雅地」串聯起來,核心就是看這位老聲優如何用聲音演繹 一種全身的荷爾蒙都在沸騰,原力從每一個毛細血孔中噴薄而出的「秘制爆漿感」

參考上圖的熊本熊廣告。

預想中的聲音是 蒼老的沉穩中帶著一種靈魂的扭曲,配合搞怪的音樂讓觀眾忍不住笑出眼淚。

然而,我觀看第4集的這段時,完全沒有一種「視覺與聽覺的強烈沖擊感」,顯得「波瀾不驚」。

回想起來,漫畫中的三個形象,無非是一個「不能理解」,一個「五體投地(頂禮膜拜)」,最后一個是「顱內[高·潮]」,動畫沒有必要做成一整段連續動畫,而是三小段動畫拼合——

「不能理解」可以從右向左,由大變小進入畫面左邊,「五體投地(頂禮膜拜)」可以從左向右,由大變小進入畫面右邊,緊接著做一個類似玻璃破碎的「畫面崩壞感」制造極端震驚的氛圍。

而「顱內[高·潮]」(或者說「[高·潮]」)的演繹,完全可以采用不同類型動畫都會常用的表現形式,鏡頭由下至上、由快變慢的重復2-3次展現「飄柔,就是如此自信」的飄逸感。

第三個場面,就是第4集中約爾展現她在「瑜伽課中學到的點穴術」。

漫畫中是用了一頁三畫面展示,占據畫面(近乎)四分之三的是約爾分別在牛的額頭、脊背上點穴后,平穩落地的一瞬,此時此刻的她眼神犀利,與平常判若兩人,原本溫柔的小甜心忽然化身嗆口小辣椒,讓身后的黃昏與阿尼亞震悚不已。

剩下四分之一的畫面,平均分配給了約爾眼部的特寫與牛的懵逼狀態,簡單干脆地展示了約爾出手之快,下手之準、力道之狠,還有瞬間進入專業狀態的獨特魅力。

由于爆發力過強,黑色絲襪直接被肌肉繃裂。

這個場面本可以在動畫中用完全不血腥的方式來展現約爾的實力,可是,第4集的跳起、(兩次)點穴、落地,雖然一共用了四個畫面,呈現出的效果卻比較平淡。

首先是「跳起」,為了塑造層次感,兩只腳最好是一前一后,同時,一只腿的屈膝幅度更大,這樣直觀上爆發出的力量性更強——大家可以試想,你什麼時候會是以立定跳遠的姿勢起跳,什麼時候會前后腳分離一些起跳?

其次是兩次「點穴」,動畫中直接用了靜止畫面,用靜止畫面固然可以節省制作成本,但約爾的出手之快,下手之準、力道之狠并不能讓觀眾第一時間感受到。

優化的方法,我認為完全可以讓約爾跳起后,直接與奔跑的牛進入同一畫面,隨后,利用建「殘影感」+「約爾點穴的靜止畫面」,再把鏡頭轉向約爾的正面(牛的背面)——這樣就能更好地表現奔跑的牛在毫無覺察的情況下被約爾輕松制服。

至于「落地」,動畫處理得太快,這里其實可以對畫面降速,利用裙擺上揚、緩緩落下來進一步表現約爾進入「無我之境」的「霸氣感」以及速度極快。

甚至絲襪破裂這種細節也可以用特寫+聲效進行強調。

同時,漫畫中,落地后的約爾只露出一只眼睛,也許是因為漫畫家偷了懶,還有一種可能是利用「只漏出一只眼」的畫面 既塑造了主角的嫵媚,又提升了主角的神秘感

很多動畫中的貌美角色,都會利用這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處理來強調其嬌媚感,比如蕾姆、維茲(《為美好的世界獻上祝福》)、脆脆鯊(《與變成了異世界美少女的阿貝一起冒險》的「女」主)還有暫未在動畫中登場的白發癡情女——菲奧娜( 與《怪物史瑞克》中的公主同名)。

當然,動畫中讓約爾露出一只眼睛或者兩只眼睛,都沒有問題,無非是細節處理上側重點不同。不過,既然能讓長發垂下時恰好蓋住右眼,既增加了畫面的動感,又還原了漫畫分鏡,還能利用一些常見設定烘托主角,豈不是更好?

上面提到的三個場景,都是我認為動畫相較于漫畫不足的地方。

但是,也有動畫相較于漫畫處理更優秀的地方。

比如,漫畫第2話中,約爾應對壞心眼的同事故意丟過來的一盤焗飯,漫畫家設計的是用鞋底接住,而動畫中制作組用的是用高跟鞋的側面接住。

漫畫進行這樣的處理,可能只是好畫,著力展現高跟鞋的側面實在有點困難,而且,從這一個畫面的腿部表現看,漫畫家并沒有刻意追求真實感,而是強調幽默感與夸張度——直接抬腿接鐵盤,而且還是接觸面極小的高跟鞋底,專業的雜技高手都不見得能一次成功。

動畫不僅補全了約爾先把鐵盤踢上去的一個細節(話說一開始看漫畫還未注意到),還讓約爾用高跟鞋側面接鐵盤這個操作顯得更真實。

后面我們還會聊到,動畫固然有其不足,但它其實整體上讓《間諜過家家》的溫情、真實等方面都更貼近大眾。

再比如,第3話中,黃昏面對母女二人的面試預演的表現極端失望,漫畫中的處理極為簡單和夸張。

在第3集動畫中,制作組給黃昏增加了一段內心崩潰的獨白,讓劇情的轉場更自然、溫馨。

同樣還是第3集(漫畫第3話),一夫一妻一女在城市公園的高臺上慨嘆歲月靜好(其實并沒有),接著,一個男人搶劫了一位老太太。

約爾先沖了下去,結果沒能找到混入人群的搶劫犯,而居高臨下的阿尼亞則通過讀心術成功地為黃昏定位了搶劫犯的位置。

就在黃昏準備制服搶劫犯前,他把帽子交給了阿尼亞。

這個情節在漫畫中其實是個毫不起眼甚至根本未表現的內容。

但是在動畫中,黃昏把帽子交給阿尼亞的這幾秒畫面,很難讓人不想到《海賊王》第1集中的經典片段。沒準這就是制作組有意安排的彩蛋,同行間的這種致敬,想來大家肯定是會心一笑。

我認為,戴帽子這個小片段在動畫中當屬錦上添花,不僅增加了動畫時長,還強調了他對女兒的感情漸濃,這種一箭雙雕,恐怕只有細細品味才讓人拍案叫絕。

另外,阿尼亞在黃昏懷中「陷入昏迷」的瞬間表情,讓我想到了《不可思議教室》中的「愛哭兔」。 本文由up主【LSmiler】制作并授權獨家發布,未經許可,不得二次轉載;且未授權任何百度系平臺轉載或收錄,如有發現,可判定為侵權,歡迎及時舉報。

到了最新的第5集動畫,制作者則是原創了大量內容來豐富一家三口,尤其是黃昏與阿尼亞的情感升溫進程。這種認真勁兒,讓我忍不住想到了白狐社(WHITE FOX)。

第三,是故事風格的「改良」

對比漫畫和動畫,我的直觀感受是,(截至到第5集) 動畫要比漫畫更追求一種「合家歡」的幽默與溫情

說起來,《間諜過家家》的初定風格偏黑暗,如果不是責編林士平的建議(我覺得是要求),今天我們看到的《間諜過家家》多半就是一部黑暗、血腥的「冷戰」題材的間諜故事 。

現在漫畫中的黃昏,他的眼神還會更多呈現一種「肅殺」、「冷峻」,甚至偶爾冒出些許「邪魅」,應該是這種設定的部分繼承。

正如上文提到的,現在的動畫比漫畫在幽默與溫情上更進一步,一方面是避免了動畫對漫畫的「全面復刻」,「 相同,但不同」不會讓讀者和觀眾同時產生審美疲勞,存在的差異性(不管是好是壞),都容易形成新的討論熱點;

另一方面,則是制作方想要進行全面市場拓張的必然選擇,一部 強調愛情的甜美、親情的可貴、精致的幽默、溫馨的日常等的動漫作品,只要不牽扯到政治,無論如何都不會成為眾矢之的。

2022年今天,全世界的大多數人都活得太難了,能不能少一點空有口號的苦大仇深,多一些讓人想到就感到小小幸福的快樂點滴?

于是,動畫后的《間諜過家家》,黃昏的形象,尤其是眼神,明顯多了不少硬漢柔情;約爾化身「荊棘公主」的「血腥殺戮」,與黃昏逃避黑社會追捕時的「驚人飛踢」,也進行了必要的弱化。

同時,還通過角色的臺詞把當代社會上的現實問題靜靜地放上臺面,讓人冷不丁去思考「我們被影響后形成的某些觀念是不是有問題?」

這可能要比作品大背景中的「戰爭與和平」,更貼近大眾,其實也算隱性拔高了作品的立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