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一代鬼王的起源與隕落,他是最邪惡的自我主義者

鬼舞辻無慘是大家最熟悉的反派之一,他的起源故事不僅僅是個悲劇,也正是這個悲劇導致他成為強大的鬼王。我們知道他是最邪惡的自我主義者。所以今天我們來講講無慘的悲劇歷史。

首先我們先說他的名字,無慘的意義就如字面上所說的,意義包含無情和悲慘。毫無疑問,這個名字很適合無慘。他的姓鬼舞辻,就是鬼在舞動。

現在已經有很多人都知道他的過去,他一出生就是體弱多病,他還在母親腹中時,心臟就數次停止跳動,出生時無呼吸,也無脈搏,以至于被認為是個死嬰。在被放在木材中就要被點燃時,才發出第一次哭聲。在平安時代,由于木材也比較貴,會進行火葬的人通常都是富裕的家族。因此可以知道無慘是來自一個富裕家族。而這個家族最終會和產屋敷一族成為遠親關系。而未來鬼殺隊就是產屋敷一族創立的。無慘的病一直持續到成年,事實上無慘被診斷出會在20歲之前去世。然而有一天他的主治醫生,用了藍色彼岸花幫無慘治療。治療的效果并沒有想象中的好。所以他一怒之下干掉了醫生,后來藥效起作用,他獲得強大力量和活力,他變成了長生不老的怪物。但獲得這個力量是需要代價的,他發現自己無法在太陽下活動,他懼怕陽光,知道自己會在陽光下灰飛煙滅。

當他成為鬼的時候,他渴望人,他覺得凡事都要以自己的欲望優先。他并沒有因為吃人而感到內疚,他從那一刻起就變得殘酷無情。但他目前有點沮喪,因為他的一生都受到太陽的控制。于是他變得癡迷尋找藍色平安花,他還制造了鬼去尋找花的所在地,甚至還有些鬼找不到花而被無慘懲罰。無慘想要實現在陽光下生活的夢想,為了追尋這朵花,他創造了許多鬼在世上,他就好像在耕田一樣,慢慢地種下種子,希望有一天開花結果。

后來直到戰國時代,他的傳奇被獵鬼人繼國緣一給打敗。緣一注意到無慘全身都散發著邪惡,也知道他有7個腦袋和5個心臟。后來無慘被緣一的日之呼吸打成重傷后,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傷口并沒有立刻恢復,無慘用憤怒和憎恨的眼神望著緣一。后來趁機分裂成約1800塊肉片才得以逃脫,只要其中一個碎片存活,無慘就會再生。成功逃脫的無慘知道日之呼吸的厲害之處,于是他要鏟除和日之呼吸有關系的所有人,因為日之呼吸和緣一是他一生的噩夢。

無慘是等緣一去世之后才敢出來行動的,然后他創立了十二鬼月。

后來到了大正時代后期,無慘得知日之呼吸可能還有傳承人后,親自前往炭治郎家,不僅殺了炭治郎的家人,禰豆子意外活了下來卻變成了鬼。無慘再次出現是炭治郎在東京發現了他,但在這里他偽裝成為一位有錢人,他還有一位妻子和孩子,他會這麼精心偽裝自己,是為了能夠使用更多辦法,來找到讓他永生的方法。當他在離開之前,他看到炭治郎的耳環,而回憶起緣一,這回憶足以讓鬼王瑟瑟發抖。于是無慘吩咐手下去追殺炭治郎。

可想而知對付炭治郎可是沒那麼簡單。當然是失敗了,不然故事就結束了。無慘召集全部下弦,在這里我們第一次看到他改變自己的樣貌,他偽裝成女人。有些下弦第一次看到無慘這個狀態,無慘告訴他們下弦之伍累死了。無慘責罵為什麼下弦這麼容易死,不像上弦100多年都沒有改變人員。在這次的會議中,我們看到無慘毫不關心下弦,他消滅了所有下弦,除了魘夢。無慘給了對方大量的血液后,派他前去殺柱和炭治郎。

后來無慘再次出現在人類社會。這一次他變化成了一個病弱的小男孩,他是富商的養子,而他的養父是擁有自己的藥物公司。

養父提到想要制作一種特殊藥物來消除他兒子的皮膚病。書房中猗窩座前來參見無慘,此時一猗窩座告訴無慘沒有找到藍色彼岸花,猗窩座還認為自己殺死了一名柱,無慘應該會稱贊他。但無慘對猗窩座只消滅了炎柱一人,以及被還不是柱的炭治郎用日輪刀打中而感到不滿。于是他懲罰前來報告的猗窩座。很快無慘平靜下來,他叫猗窩座可以離開了。無慘會那麼生氣,有一部分是因為找不到他想要的東西。無慘對永生的追求,是因為他對死亡有恐懼。所以當他期待的東西又再次讓他失望,他會極度地憤怒和暴躁。

后來無慘去找上弦之陸墮姬。當墮姬看到無慘的時候,她的反應和其他鬼不一樣,她是仰慕無慘,就好像戀愛中的少女。她對無慘不會感到害怕或緊張,無慘也對她的感覺和其他鬼不一樣。無慘還鼓勵她,他想要墮姬變得更強大、更殘酷。他對墮姬下達任務消滅禰豆子。雖然無慘每次回憶起緣一,他都會感到害怕,甚至在墮姬和炭治郎戰斗中,他仿佛看到無慘過往害怕的記憶。后來在墮姬和妓夫太郎被擊敗后,無慘認為是墮姬拖累了妓夫太郎,他也后悔對墮姬如此地信任。

無慘呼喚全部上弦來到無限城,無慘對十二鬼月多年來還沒有找到藍色彼岸花,以及113年都沒有更換的上弦開始有了死亡而感到不滿。在上弦之伍試圖向無慘提供信息的時候,無慘迅速地拿下他的頭。然后說我討厭變化、情況變化、肉體變化、感情變化,大多數變化都是裂化,是衰弱。無慘喜歡不變,以完美的狀態永恒不變。他對上弦有人死亡而感到不高興,然后再對上弦之肆半天狗和上弦之伍玉壺,下了立刻前往鍛刀村的命令后,便結束了會議。

上弦在鍛刀村的行動失敗了,但那個時候禰豆子可以克服太陽了。無慘知道禰豆子有這種變化,非常高興。于是離開了現在的家庭,安魂被出發去吞噬禰豆子,就可以克服太陽。現在所有戰斗都將圍繞著禰豆子展開。

無慘不是第一次吞噬自己的鬼,他曾經在下弦會議中也吃掉過他們。無慘是可以通過吞噬其他鬼來強化自己的。上弦之壹也是通過這個方法變強,他會吞噬來挑戰他失敗的鬼。然后無慘派新上任的上弦之肆鳴女潛入鬼殺隊。她告訴無慘她已經知道鬼殺隊60個地點的下落,但沒有找到禰豆子和產屋敷耀齋。無慘說他的力量已經在增長,很快就會找到禰豆子和耀齋的。后來無慘也沒有花過多的時間,就找到耀齋的據點。無慘終于找到現代鬼殺隊的首領,但耀齋現在壽命也差不多要到盡頭。

耀齋問無慘的夢想是什麼,無慘沒有回答。此時無慘有個奇妙的感覺,眼前是鬼殺隊的首領,但他卻沒有感到憎恨。在這里讓他擁有放心感,他覺得真惡心,而且這里只有四個人類,沒有護衛或者其他人。耀齋說無慘的夢想就是永恒,渴望不滅。無慘回答是的,而且馬上要實現了,只要得到禰豆子。耀齋回答說永恒是人的意志,人的意志才是永恒不滅的。無慘無法理解耀齋所說的話,他覺得耀齋說的話非常無聊。接著耀齋進一步告訴無慘,沒有人會原諒他,他傷害太多人了。無慘開始對耀齋感到不安,就在無慘準備殺死耀齋的時候,突然屋子發生爆炸。但幸好無慘擁有再生能力,這點小傷不至于奪下他的命。后來突然有血鬼術的肉刺把無慘固定住,這進一步減慢無慘的再生速度,無慘感受到其他的獵鬼人和柱在前往他的方向。雖然血鬼術困住了他,但并沒有對他造成任何傷害。他只要吸收掉這個血鬼術就可以逃脫。

就在這時珠世突然出現,還將她的手刺入無慘的肚子。無慘看到她時非常生氣,因為珠世是可以擺脫無慘的控制。珠世告訴無慘,他吸收了她的手,并且她的拳頭里有用來將鬼變成人類的藥物,無慘被惹怒了,他嘲笑珠世說她自己吃掉了家人而不是無慘吃掉的。珠世含淚說,如果知道會發生這樣的情況,她就不會選擇這樣做了。她只是想生病不死,是因為想看著孩子長大,這顯然是無慘最喜歡找生病的人成為鬼的原因,下弦累也是生病,珠世也是生病。他尋找生病的人,是因為他們會更依賴無慘,加上他們會讓無慘能想起自己的過去。話雖如此無慘繼續斥責她說,在吃了家人之后也殺了不少人,而且她很享受吃人。于是珠世為了償還那份罪,她打算和無慘同歸于盡。

接著她呼叫巖柱,巖柱一出來就打斷了無慘的頭,但無慘他能再生自己的頭。巖柱想起耀齋對他說過的話,恐怕只有陽光才能毀滅無慘。至今為止的鬼都是斬頭就是致命傷,但無慘的情況不一樣,他本身是強大的鬼,加上他擁有五個腦袋,所以就算砍斷他的頭,他也可以再生。在這種情況無慘未死的話,就會演變成長至天明的持久戰。

由于剛才的爆炸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炭治郎和其他柱已經來到現場,他們每個人都使出各自的呼吸來砍殺無慘。就在這時巨大的門在他們下方打開,在他們要掉進無限城的時候,無慘侮辱他們說今晚都會死。就在炭治郎他們在和其他上弦戰斗期間,無慘躲在肉繭中,他躲在里面是在分解變回人類的藥,珠世遲早也會被他完全吸收。然而一群獵鬼人已經接近無慘,他們在爭論著不知道要不要攻擊無慘,還是要等待柱的到來。突然無產從肉繭中跳出來,他將在場的獵鬼人都殺光,無慘的樣子又變了,他的頭髮變得雪白,身體周圍有許多的嘴巴。產屋敷輝利哉立刻告訴其他獵鬼人不要接近無慘,然而無慘剛好非常饑餓。他感謝輝利哉送來的飯菜。無慘抓住垂死的珠世,他最后一次嘲笑她,告訴她藥物顯然不起作用。珠世要無慘還他的家人,無慘告訴她去死,然后加入他們吧。最后無慘壓碎了她的頭,他似乎已經恢復了力量。

之后無慘來到水柱和炭治郎面前,無慘冷漠地對他們說,總是要為他們所愛的人報仇,至少得以幸存就足夠了吧。還說狂風暴雨,火山爆發都奪走不少人命,都不會有人企圖向天災復仇。別再糾結這種無法挽回的事了。他認為鬼殺隊的人都是非正常人,大多數的人都放棄仇恨繼續過自己的生活。但鬼殺隊卻不予余力地尋求正義。無慘說他已經厭倦當瘋子的對手了,他想要做個了斷。炭治郎說無慘是不配活在這世上的生物。

他們開始攻擊無慘,此時無慘得知戀柱和蛇柱已經死了。在戰斗中無慘擊傷到炭治郎的眼睛就在無慘要擊殺炭治郎的時候,戀柱和蛇柱突然破墻而入,他們救下了炭治郎,蛇柱叫炭治郎快退下,無慘才知道他們還沒有死。他直接指責鳴女,為什麼無慘會看到戀柱和蛇柱死亡呢?

是因為愈史郎利用自己的血鬼術控制鳴女,制造出了蛇戀柱死亡的假象瞞過無慘,使得無慘因此放松了警惕。愈史郎同時開始試圖操縱鳴女解除無限城的發動。在期間憤怒的無慘直接秒爆了鳴女的頭,以為這樣可以擺脫愈史郎的控制,但愈史郎在鳴女的細胞還沒有完全死亡之前,他將各個柱都往無慘的所在地匯集。

大家都回到地面,憤怒的無慘從瓦礫中站起,無慘認為他們不能將他困在這里直至黎明。柱們全力攻擊無慘,在準確的切開無慘脖子的時候,無慘在被砍斷的頭瞬間就再生了。再生速度實在太快,根本不可能將他斬斷。無慘使出細長的須鞭攻擊他們,低等級的獵鬼人都犧牲自己,他們自愿成為柱的肉盾。他們保護能與無慘抗衡的劍士。

在炭治郎吐血倒地后,無慘并對柱們解釋他在攻擊中混入自己的血液。這濃度的血液不會把他們變成鬼,這血液和猛毒一樣會破壞細胞而死。無慘說炭治郎已經死了,隨著炭治郎的離開,柱們也繼續和無慘戰斗。無慘的攻擊極快,柱們單單是避開都已經筋疲力盡了。無慘和他們戰斗也有一段時間,但還是沒那麼快殺死他們。無慘說有斑紋的劍士果然不容易被打倒。

后來最強的巖柱前來相助,無慘認得出就是他斬殺了黑死牟。接著無慘被風柱劈成兩半,之后還扔出油瓶,點燃無慘。無慘罵風柱用這種骯臟的手段,而風柱回答說這手段很適合對付你。在接下來的戰斗,巖柱注意到無慘的速度越來越快,甚至柱都難以跟上。后來戀柱受傷,使她暫時退出戰斗。

風柱和蛇柱在近距離和無慘對戰,蛇柱設法切斷無慘的手臂,并將它踢開以防止無慘瞬間再生。即使這樣能爭取到的時間也只不過是一瞬間的事兒。水柱因為身上的毒開始失去注意力而無法握緊刀,但很快水柱再次站起來穩定自己,然后繼續攻擊無慘。無慘知道他們確實比想象中還要難纏。不過知道他們很快就要死了,因為五分鐘內他們身上的毒就會破壞細胞而死,他們無法戰斗至黎明。

無慘在和柱們戰斗依然可以保持自戀和自信,他沒有恐懼或不安,他依然陶醉自己的實力如此強大。就在這時珠世的貓到達現場,將解毒劑給了柱們。無慘意識到發生什麼事,他迅速將貓切成碎片,無慘又再次被珠世惹怒,他發動大規模攻擊,導致周圍到處是深坑。后來伊之助、善逸還有香奈乎也加入,他們對無慘進行偷襲。他們通過愈史郎制作的道具來躲過無慘的視線,最終無慘通過聲音察覺到他們的存在。

其他柱也成功將他們的刀變成紅色,這會進一步的減慢無慘再生的速度。然后一只烏鴉在上方說距離日出還有一小時三分鐘。巖柱通過通透世界看到無慘體內一直在變化,他看到無慘有7顆心臟和5個腦袋。巖柱教大家只要專注就可以看到無慘的弱點,但這時無慘來個大爆發把大家都擊退,這破壞力足以在周圍形成巨大的深坑,更不用說水柱和巖柱都失去四肢了。

香奈乎是唯一沒有倒下的人,但她已經害怕跪在地上,她拿起顫抖的劍指向面前的無慘。就在這時無慘的手臂被砍斷,是炭治郎回歸了。無慘看到他時說他非常的丑陋,現在不懂誰才是鬼。無慘似乎對生病的人類感到厭惡,不僅評論產屋敷耀哉的外觀,而且還說炭治郎長得像鬼。后來無慘注意到炭治郎和緣一有相似之處,再次讓他感到恐懼,再次讓他感到滿身雞皮疙瘩。后來炭治郎試圖結合日之呼吸來殺死無慘。

在戰斗中無慘一直想起緣一讓他越來越憤怒,此時無慘也注意到自己的速度變得越來越慢。他意識到這一點是珠世的毒的后遺癥,他在意識中問珠世是什麼情況。珠世說她的藥物是為了讓無慘變成人類,但接下來她拒絕透露還有什麼作用。無慘通過珠世的記憶知道他體內有兩種毒藥,一種是讓他變成人類,第二種是每分鐘衰老50歲。這就解釋了為什麼無慘對戰炭治郎的時候,行動開始變得越來越慢,是因為他體內需要大量的能量來對抗老化。

無慘開始計算,他從一開始到現在已經衰老9000歲。無慘應該早點察覺到發色變不回去這件事。此時距離黎明還有59分鐘。蛇柱再次回來協助炭治郎,在這場二對一的戰斗中,無慘的身體又產生副作用,無慘身上出現緣一對他造成的傷疤,這些傷疤就是暗示所無慘的弱點。雖然緣一已經不在了,但某種意義來說緣一也正在一同戰斗中。烏鴉再次出現說距離黎明還有40分鐘。聽到這個消息的無慘,立刻沖刺逃走,他放棄了戰斗,他要躲避陽光,這一切都是為了生存。

炭治郎追上去的路上他撿起死去成員的劍,然后扔向無慘。無慘沒有反應過來,刺穿對他來說遠比斬擊更糟糕。蛇柱跳到無慘背后刺中了他的脖子,無慘覺得全部都很礙眼,鬼殺隊這個組織相連成串,自身就仿佛是一個獨立的生物體企圖糾纏著他。距離黎明僅剩35分鐘,無慘試圖分裂自己逃走。就像當年和緣一戰斗中那樣,但無慘意識到自己無法分裂,這是另一個副作用,珠世的意識再次和無慘對話,她告訴無慘藥有4種,當前三種藥減弱時,破壞細胞的藥就會開始生效。珠世告訴說就像你為了生存不擇手段,我們也會為了殺掉你而不擇手段。

無慘知道這四種藥將他的肉體逼入絕境。這比獵鬼人的攻擊還要強大。他知道解毒需要時間去分析。無慘停下腳步,然后釋放出巨大的沖擊波。他的身體在進一步變形,身軀上有一張大嘴,善逸和伊之助重新加入戰斗,其他柱也重新站起來。戀柱她犧牲自己為了保護炭治郎,在被無慘集中那一刻她扯斷無慘的右臂。風柱也趁機會斬斷無慘的左臂,無法移動的無慘,再次改變外貌。這次他的嘴巴拉長試圖吃掉炭治郎,但蛇柱替炭治郎擋住。

終于太陽升起,無慘看到太陽后驚慌失措,他立刻變成巨大的嬰兒。他在變成巨大嬰兒的時候吞噬掉了炭治郎。接著他想逃走,卻被其他獵鬼人還有巖柱拖住。無慘意識到如果他現在不進入地下,他就會被太陽殺死。其他人也不放過這個機會,他們死死的拖住無慘,幸好炭治郎從內部阻止無慘,無慘的肉體很快被陽光消滅了。

他第一次感到死亡的恐懼,他想起產屋敷耀哉說過的話,只有意志是永恒不滅。這句話感動了他,但他這時才了解這句話的意義。于是他將自己所有的血都給了炭治郎,他告訴炭治郎要實現他的夢想。最終無慘在太陽下毀滅。

現在炭治郎成為了鬼王。但炭治郎的意識正在和無慘搏斗。無慘一直試圖說服炭治郎繼續屠殺。在最后關鍵時刻,香奈乎在炭治郎身上注射了一種藥,使他變回人類的藥。最終他們擊敗了無慘。盡管無慘把他的帝國和夢想托付給了炭治郎,但最終這個夢想無慘無法實現。

無慘是一個只為自己的人,他不在乎對他人的傷害,他也害怕改變和死亡。為了不讓自己死亡,他愿意做出任何傷天害理的事情來回避死亡。雖然最后他確實落入了自己的狂妄之中,但因此也結束了無慘的故事。


用戶評論